过陈琳墓拼音版

作者:温庭筠 朝代:唐朝
过陈琳墓原文
曾于青史见遗文,今日飘蓬过此坟。
词客有灵应识我,霸才无主独怜君。
石麟埋没藏春草,铜雀荒凉对暮云。
莫怪临风倍惆怅,欲将书剑学从军。
过陈琳墓拼音版
céng yú qīng shǐ jiàn yí wén ,jīn rì piāo péng guò cǐ fén 。
cí kè yǒu líng yīng shí wǒ ,bà cái wú zhǔ dú lián jun1 。
shí lín mái méi cáng chūn cǎo ,tóng què huāng liáng duì mù yún 。
mò guài lín fēng bèi chóu chàng ,yù jiāng shū jiàn xué cóng jun1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温庭筠的诗词大全 温庭筠的代表作 写过的诗词

《春日(一作齐梁体)》 《李先生别墅望僧舍宝刹,因作双韵声》 《梦江南·千万恨》 《望江南·梳洗罢》 《碧磵驿晓思(香灯伴残梦)》 《弹筝人》 《洞户二十二韵》 《玉楼春(家临长信往来道)》 《题丰安里王相林亭二首(公明太玄经)》 《题韦筹博士草堂(一作薛逢诗,题作韦寿博书斋)》 《边笳曲(一作齐梁体)》 《病中书怀呈友人》 《水仙谣》 《秘书刘尚书挽歌词二首》 《寄清源寺僧》 《和段少常柯古》 《杂歌谣辞。黄昙子歌》 《反生桃花发因题》 《过西堡塞北》 《太子西池二首(一作齐梁体)》 《陈宫词》 《苦楝花》 《春日野行》 《江上别友人》 《送陈嘏之侯官兼简李常侍》 《清凉寺》 《利州南渡》 《简同志》 《鸡鸣埭曲》 《春野行(杂言)》 《登卢氏台》 《题中南佛塔寺》 《法云寺双桧(一作晋朝柏树)》 《更漏子》 《更漏子·星斗稀》 《哭王元裕》 《寄山中人》 《南歌子·倭堕低梳髻》 《商山早行》 《瑶瑟怨》 《敕勒歌塞北》 《寒食日作》 《瑶瑟怨》 《拂舞词 / 公无渡河》 《更漏子·玉炉香》 《相和歌辞。堂堂》 《南歌子词二首 / 新添声杨柳枝词》 《春日雨》 《赠越僧岳云二首》 《湖阴词》 《走马楼三更曲》 《牡丹二首》 《杂歌谣辞。苏小小歌》 《荷叶杯·镜水夜来秋月》 《赠楚云上人》 《送渤海王子归本国》 《诉衷情(一名一丝风)》 《兰塘词》 《秘书省有贺监知章草题诗笔力遒健风尚高远…因有此作》 《思帝乡》 《题河中紫极宫》 《杨柳八首·其三》 《送北阳袁明府》 《题端正树》 《春江花月夜词》 《早春浐水送友人》 《春晓曲(一作齐梁体)》 《经故翰林袁学士居》 《相和歌辞。阳春曲》 《自有扈至京师已后朱樱之期》 《河渎神》 《博山》 《赠李将军》 《杂曲歌辞。达摩支》 《寄崔先生》 《东峰歌》 《利州南渡》 《清明日》 《鄠郊别墅寄所知》 《梦江南(千万恨)》 《玉蝴蝶》 《咏春幡》 《昆明池水战词》 《东郊行》 《三洲词》 《鄠杜郊居》 《重游圭峰宗密禅师精庐(一作哭卢处士)》 《李羽处士故里》 《池塘七夕》 《郭处士击瓯歌》 《正见寺晓别生公》 《莲浦谣》 《梦江南·千万恨》 《春日将欲东归寄新及第苗绅先辈(一作下第寄司马札)》 《京兆公池上作》 《南歌子·手里金鹦鹉》 《敷水小桃盛开因作》 《更漏子·柳丝长》 《南歌子词二首 / 新添声杨柳枝词》 《月中宿云居寺上方》

过陈琳墓鉴赏

  这是一首咏怀古迹之作。表面上是凭吊古人,实际上是自抒身世遭遇之感。陈琳是汉末著名的建安七子之一,擅长章表书记。初为大将军何进主簿,曾向何进献计诛灭宦官,不被采纳;后避难冀州,袁绍让他典文章,曾为绍起草讨伐曹操的檄文;袁绍败灭后,归附曹操,操不计前嫌,予以重用,军国书檄,多出其手。陈琳墓在今江苏邳县,这首诗就是凭吊陈琳墓有感而作。

  “曾于青史见遗文,今日飘蓬过此坟。”开头两句用充满仰慕、感慨的笔调领起全篇,说过去曾在史书上拜读过陈琳的文章,今天在飘流蓬转的生活中又正好经过陈琳的坟墓。古代史书常引录一些有关军国大计的著名文章,这类大手笔,往往成为文家名垂青史的重要凭借。“青史见遗文”,不仅点出陈琳以文章名世,而且寓含着歆慕尊崇的感情。第二句正面点题。“今日飘蓬”四字,暗透出诗中所抒的感慨和诗人的际遇分不开,而这种感慨又是紧密联系着陈琳这位前贤来抒写的。不妨说,这是对全篇主旨和构思的一个提示。

  “词客有灵应识我,霸才无主始怜君。”颔联紧承次句,“君”、“我”对举夹写,是全篇托寓的重笔。词客,指以文章名世的陈琳;识,这里含有真正了解、相知的意思。上句是说,陈琳灵魂有知,想必会真正了解“我”这个飘蓬才士吧。这里蕴含的感情颇为复杂。其中既有对自己才能的自负自信,又暗含才人惺惺相惜、异代同心的意思。纪昀评道:“‘应’字极兀傲。”这是很有见地的。但却忽略了另一更重要的方面,这就是诗句中所蕴含的极沉痛的感情。诗人在一首书怀的长诗中曾慨叹道:“有气干牛斗,无人辨辘轳(即鹿卢,一种宝剑)。”他觉得自己就像一柄气冲斗牛而被沉埋的宝剑,不为世人所知。一个杰出的才人,竟不得不把真正了解自己的希望寄托在早已作古的前贤身上,正反映出他见弃于当时的寂寞处境和“举世无相识”的沉重悲慨。因此,“应”字便不单是自负,而且含有世无知音的自伤与愤郁。下句“霸才”,犹盖世超群之才,是诗人自指。陈琳遇到曹操那样一位豁达大度、爱惜才士的主帅,应该说是“霸才有主”了。而诗人自己的际遇,则与陈琳相反,“霸才无主”四字正是自己境遇的写照。“始怜君”的“怜”,是怜慕、欣羡的意思。这里实际上暗含着一个对比:陈琳的“霸才有主”和自己的“霸才无主”的对比。正因为这样,才对陈琳的际遇特别欣羡。这时,流露了生不逢时的深沉感慨。

  “石麟埋没藏春草,铜雀荒凉对暮云。”腹联分承三、四句,从“墓”字生意。上句是墓前即景,下句是墓前遥想。年深日久,陈琳墓前的石麟已经埋藏在萋萋春草之中,更显出古坟的荒凉寥落。这是寄托自己对前贤的追思缅怀,也暗示当代的不重才士,任凭一代才人的坟墓芜没荒废。由于缅怀陈琳,便进而联想到重用陈琳的曹操,想象到远在邺都的铜雀台,想必也只剩下荒凉的遗迹,在遥对黯淡的暮云了。这不仅是对曹操这样一位重视贤才的明主的追思,也是对那个重才的时代的追恋。“铜雀荒凉”,正象征着一个重才的时代的消逝。而诗人对当前这个弃贤毁才时代的不满,也就在不言中了。

  “莫怪临风倍惆怅,欲将书剑学从军。”文章无用,霸才无主,只能弃文就武,持剑从军,这已经使人不胜感慨;而时代不同,今日从军,又焉知不是无所遇合,再历飘蓬。想到这里,怎能不临风惆怅,黯然神伤呢?这一结,将诗人那种因“霸才无主”引起的生不逢时之感,更进一步地表现出来了。

  全诗贯串着诗人自己和陈琳之间不同的时代、不同的际遇的对比,即霸才无主和霸才有主的对比,青史垂名和书剑飘零的对比,文采斐然,寄托遥深,不下李商隐咏史佳作。就咏怀古迹一体看,不妨视为杜甫此类作品的嫡传。

温庭筠简介

温庭筠(812?─870?)唐末诗人和词人。本名岐,字飞卿,太原祁(今山西祁县东南)人。温彦博裔孙。富有天才,然恃才不羁,生活放浪,又好讥刺权贵,多犯忌讳,因薄其有才无行得罪宰相令狐绹,取憎于时,故屡举进士不第,长被乏抑,终生不得志。大中十三年(859),出为隋县尉。徐商镇襄阳,召为巡官,常与殷成式、韦蟾唱和。后来,归江东,任方城尉。咸通七年(866),徐商知政事,用为国子助教,主持秋试,悯擢寒士。竟流落而终。工诗,与李商隐齐名,时称「温李」,但成就不及李。温庭筠精通音律。其诗辞藻华丽,艳精致,内容多写闺情,仅少数作品对时政有所反映。其词艺术成就在晚唐诸词人之上,为「花间派」首要词人,对词的发展影响较大。然题材狭窄,多写妇女离愁别恨之作,简洁含蓄、情深意远,但伤之于柔弱秾艳。在词史上,温庭筠与韦庄齐名,并称「温韦」。相传温庭筠文思敏捷,每入试,押官韵,八叉手而成八韵,所以也有「温八叉」之称。现存词六十余首。后人集有《温飞卿集》及《金奁集》。
咏史怀古

本文提供过陈琳墓原文,过陈琳墓翻译,过陈琳墓赏析,过陈琳墓拼音版,温庭筠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