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草子·秋暮拼音版

作者:柳永 朝代:宋朝
甘草子·秋暮原文
秋暮。乱洒衰荷,颗颗真珠雨。雨过月华生,冷彻鸳鸯浦。
池上凭阑愁无侣。奈此个、单栖情绪。却傍金笼共鹦鹉。念粉郎言语。
甘草子·秋暮拼音版
qiū mù 。luàn sǎ shuāi hé ,kē kē zhēn zhū yǔ 。yǔ guò yuè huá shēng ,lěng chè yuān yāng pǔ 。
chí shàng píng lán chóu wú lǚ 。nài cǐ gè 、dān qī qíng xù 。què bàng jīn lóng gòng yīng wǔ 。niàn fěn láng yán yǔ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柳永的诗词大全 柳永的代表作 写过的诗词

《少年游·长安古道马迟迟》 《破阵乐·露花倒影》 《迷仙引·才过笄年》 《法曲第二(小石调)》 《彩云归·蘅皋向晚舣轻航》 《昼夜乐·洞房记得初相遇》 《黄莺儿(园林晴昼春谁主)》 《临江仙(仙吕调)》 《婆罗门令(双调)》 《倾杯·鹜落霜洲》 《定风波(自春来、惨绿愁红)》 《卜算子慢(江枫渐老)》 《少年游·长安古道马迟迟》 《引驾行(仙吕调)》 《浪淘沙漫(梦觉、透窗风一线)》 《忆帝京·薄衾小枕凉天气》 《凤归云(林钟商)》 《木兰花(四之一·林钟商)》 《甘草子(秋暮,乱洒衰荷)》 《金蕉叶(厌厌夜饮平阳第)》 《安公子·远岸收残雨》 《女冠子(大石调)》 《少年游(十之八·林钟商)》 《凤栖梧(帘下清歌帘外宴)》 《雪梅香(景萧索)》 《定风波(双调)》 《二郎神(炎光谢)》 《鹤冲天(大石调)》 《迎春乐(林钟商)》 《应天长(林钟商)》 《洞仙歌(仙吕调)》 《戚氏(中吕调)》 《思归乐(林钟商)》 《少年游(十之九·林钟商)》 《安公子·远岸收残雨》 《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 《望海潮·东南形胜》 《殢人娇(林钟商)》 《定风波·自春来》 《受恩深(大石调)》 《二郎神·炎光谢》 《少年游(十之四·林钟商)》 《曲玉管(江边日晚)》 《雪梅香·景萧索》 《凤衔杯(二之一·大石调)》 《玉蝴蝶·望处雨收云断》 《倾杯(林钟商)》 《祭天神(中吕调)》 《凤栖梧(蜀锦地衣丝步障)》 《郭郎儿近拍(仙吕调)》 《玉楼春(昭华夜醮连清曙)》 《木兰花慢(三之三·南吕调)》 《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 《临江仙引·渡口》 《瑞鹧鸪(二之一)》 《凤归云(仙吕调)》 《引驾行(中吕调)》 《永遇乐(二之二·歇指调)》 《望远行(中吕调)》 《安公子(远岸收残雨)》 《木兰花慢·拆桐花烂熳》 《永遇乐(二之一·歇指调)》 《两同心(二之二·大石调)》 《巫山一段云(五之四·双调)》 《隔帘听(林钟商)》 《归朝欢(双调)》 《黄莺儿·园林晴昼春谁主》 《送征衣·过韶阳》 《击梧桐(中吕调)》 《诉衷情近(二之一·林钟商)》 《御街行(二之二·双调)》 《金蕉叶(大石调)》 《夜半乐·冻云黯淡天气》 《佳人醉(双调)》 《采莲令·月华收》 《红窗迥·小园东》 《少年游·参差烟树灞陵桥》 《诉衷情近(二之二·林钟商)》 《斗百花(三之一)》 《迎新春(大石调)》 《合欢带(林钟商)》 《昼夜乐(洞房记得初相遇)》 《玉女摇仙佩·佳人》 《斗百花(飒飒霜飘鸳瓦)》 《玉山枕(仙吕调)》 《引驾行(红尘紫陌)》 《归去来(平调)》 《看花回(二之二·大石调)》 《倾杯(鹜落霜洲)》 《西施(三之一·仙吕调)》 《鹤冲天·黄金榜上》 《梁州令(中吕宫)》 《愁蕊香引(小石调)》 《迷神引(仙吕调)》 《祭天神(歇指调)》 《甘州令(仙吕调)》 《征部乐(雅欢幽会)》 《瑞鹧鸪(二之二)》 《雪梅香·景萧索》 《倾杯(黄钟羽)》

甘草子·秋暮赏析

  这首《甘草子》是一篇绝妙的闺情词,属小令词。

  上片写女主人公池上凭阑的孤寂情景。秋天本易触动寂寥之情,何况“秋暮”。“乱洒衰荷,颗颗真珠雨”,比喻贴切,句中“乱”字亦下得极好,它既写出雨洒衰荷历乱惊心的声响,又画出跳珠乱溅的景色,间接地,还显示了凭阑凝伫、寂寞无聊的女主人公的形象。紧接着,以顶针格写出“雨过月华生,冷彻鸳鸯浦”两句。词连而境移,可见女主人公池上阑边移时未去,从雨打衰荷直到雨霁月升。雨来时池上已无鸳鸯,“冷彻鸳鸯浦”即有冷漠空寂感,不仅是雨后天气转冷而已,这对女主人公之所以愁闷是一有力的暗示。

  过片“池上凭阑愁无侣”一句收束上意,点明愁因。“奈此个、单栖情绪”则推进一层,写孤眠之苦,场景也由池上转入屋内。此词妙结尾二句别开生面,写出新意:“却傍金笼共鹦鹉,念粉郎言语。”荷塘月下,轩窗之内,一个不眠的女子独自调弄鹦鹉,自是一幅绝妙仕女图。而画图难足的,是那女子教鹦鹉念的“言语”,不直写女主人公念念不忘“粉郎”及其“言语”,而通过鹦鹉学“念”来表现,实为婉曲含蓄。鸟语之后,反添一种凄凉,因鸟语之戏不过是自我安慰,又岂能真正遗志空虚。

  《金粟词话》云:“柳耆卿‘却傍金笼教鹦鹉,念粉郎言语’,《花间》之丽句也。”是说柳永此词的尾句,类花间派,语辞艳丽,各是异彩,如“真珠”、“月华”、“鸳鸯”、“金笼”、“鹦鹉”等皆具辞彩。然不同的是环境的华美不能掩盖人物心境的空虚,这样写恰有反衬的妙用。

柳永简介

柳永(987?─1055后)原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永,字耆卿。排行第七,人称「柳」,祖籍河东(今山西永济),徙居崇安(今福建)。祖父柳崇,以儒学名,父柳宜,曾仕南唐,为监察御史,入宋后授沂州费县令,官终工部侍郎。永少时流连于汴京,在秦楼楚馆中恣情游宴。后曾西游成都、京兆,遍历荆湖、吴越。景祐元年(1034)登进士第,历任睦州团练推官、馀杭令、定海晓峰盐场监官、泗州判官、太常博士,终官屯田员外郎,世称「柳屯田」。为人放荡不羁,终身潦倒。晚年流落不偶,卒于润州(今江苏镇江)。身后很凄凉,由歌女们聚资营葬。《宋史》无传,事迹散见笔记、方志。善为诗文,「皆不传于世,独以乐章脍灸人口」(《清波杂志》卷八)。所著《乐章集》凡一百五十馀曲。其词自成一派,世称「屯田蹊径」、「柳氏家法」。《避暑录话》卷三记西夏归朝官语:「凡有井水饮处,即能歌柳词」可见柳词影响之大。其词对后世词家及金元戏曲、明清小说有重大影响。词集名《乐章词》,主要内容描写歌妓舞女的生活和思想,抒发自己的不平和牢骚以及羁旅行役之苦、离别怀人之情。都市的风物之美、社会的富庶在词中也得到突出的表现。如描写杭州风光的《望海潮》,相传金主完颜亮读到「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之句,「遂起投鞭渡江之志。」在为歌女们写作的词篇中,表现了对她们的同情,唱出了她们的心声。在这类词中,也有一些庸俗的内容和颓废的情调。艺术成就最高的是羁旅行役之作。《雨霖铃》、《八声甘州》是这方面的代表作,融情入景,有点有染,感人至深。同时,赋予身世之叹和浓重的伤感情调,为人们千古传诵。柳永是北宋第一个专力写词的作家,在词的发展史上有着突出的贡献。首先,他始衍慢词。运用铺叙、渲染等手法,扩大了词的容量。其次,以俚语、俗语入词,呈现口语化的特色。同时,在艺术上运用传统的情景交融、点染等手法,又善于化用前人诗句入词,使词作韵味隽永、深婉含蓄。由于在题材和艺术上都有创新,所以流传很广。甚至连西夏也「凡有井水饮处,即能歌柳词」。有《乐章集》传世,存词210多首,按宫调编次,共16个宫调150个词调,这说明柳永的作品不仅是词集而且是可以入乐演唱的唱本,故名《乐章集》。
秋天 闺怨 孤独

本文提供甘草子·秋暮原文,甘草子·秋暮翻译,甘草子·秋暮赏析,甘草子·秋暮拼音版,柳永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