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先简介张先的诗

张先(990─1078)字子野,乌程(今浙江湖州)人。天圣八年(1030)进士。历任宿州掾、吴江知县、嘉禾(今浙江嘉兴)判官。皇祐二年(1050),晏殊知永兴军(今陕西西安),辟为通判。后以屯田员外郎知渝州,又知虢州。以尝知安陆,故人称张安陆。治平元年(1064)以尚书都官郎中致仕,元丰元年卒,年八十九。张先「能诗及乐府,至老不衰」(《石林诗话》卷下)。其词内容大多反映士大夫的诗酒生活和男女之情,对都市社会生活也有所反映。语言工巧。初以《行香子》词有「心中事,眼中泪,意中人」之句,人称为「张三中」。后又自举平生所得意之三词:云破月来花弄影」(《天仙子》);「娇柔懒起,帘幕卷花影」(《归朝欢》);「柔柳摇摇,坠轻絮无影」(《剪牡丹》),世称「张三影」。《宋史》无传,《宋史翼》卷二六载其事。著有《张子野词》,存词一百八十多首。他以登山临水、创作诗词自娱。词与柳永齐名,擅长小令,亦作慢词。其词含蓄工巧,情韵浓郁。题材大多为男欢女爱、相思离别,或反映封建士大夫的闲适生活。一些清新深婉的小词写得很有情韵。如《天仙子》,宋祁极为赞赏,称之为「云破月来花弄影郎中」。他自己也很得意,连同《归朝欢》中的「娇柔懒起,帘压卷花影」、《剪牡丹》中的「柳径无人,堕飞絮无影」,自称「张三影」。《一丛花令》中有「沉思细想,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之句,刻划闺中怨女的心理活动极为细腻生动。贺裳在《皱水轩词话》中评此词尤为「无理而妙」。诗歌在当代也享有盛名。

张先的诗大全 张先的代表作

《庆佳节(双调)》 《山亭宴慢(中吕宫)》 《木兰花(送张中行·般涉调)》 《菩萨蛮(哀筝一弄湘江曲)》 《蝶恋花·移得绿杨栽后院》 《望江南(闺情)》 《渔家傲·和程公辟赠》 《鹊桥仙(般涉调)》 《雨中花令(赠胡楚草)》 《卜算子慢(歇指调)》 《御街行(双调)》 《天仙子·水调数声持酒听》 《醉垂鞭(钱塘送祖择之·般涉调)》 《天仙子(郑毅夫移青社·中吕调)》 《定风波令》 《诉衷情·花前月下暂相逢》 《更漏子(般涉调)》 《一丛花令·伤高怀远几时穷》 《虞美人(述古移南郡·般涉调)》 《木兰花(林钟商)》 《相思儿令(中吕宫)》 《天仙子(观舞·般涉调)》 《汉宫春(蜡梅)》 《减字木兰花(林钟商)》 《少年游(井桃·林钟商)》 《偷声木兰花(仙吕调)》 《更漏子(林钟商)》 《清平乐(大石调)》 《沁园春(寄都城赵阅道·般涉调)》 《百媚娘(双调)》 《感皇恩(道调宫)》 《翦牡丹(舟中闻双琵琶·般涉调)》 《御街行(般涉调)》 《于飞乐令(高平调)》 《醉桃源(渭州作·仙吕调)》 《浣溪沙(中吕宫)》 《南乡子(中吕宫)》 《青门引·春思》 《离亭宴(公择别吴兴·般涉调)》 《望江南(与龙靓·般涉调)》 《南乡子(送客过余溪,听天隐二玉鼓胡琴·般涉调)》 《忆秦娥(般涉调)》 《木兰花·乙卯吴兴寒食》 《南乡子(中秋不见月·中吕宫)》 《双燕儿(歇指调)》 《浣溪沙·楼倚春江百尺高》 《八宝妆(南吕宫)》 《感皇恩(中吕宫)》 《一丛花令(伤高怀远几时穷)》 《惜琼花》 《少年游(渝州席上和韵·般涉调)》 《浣溪沙·楼倚春江百尺高》 《醉红妆(中吕调)》 《庆金枝(中吕宫)》 《系裙腰(般涉调)》 《一丛花令·伤高怀远几时穷》 《转声虞美人(霅上送唐彦猷·高平调)》 《庆同天(即怨王孙)》 《定风波令(般涉调)》 《天仙子(水调数声持酒听)》 《醉落魄(林钟商)》 《相思令·苹满溪》 《醉桃源(般涉调)》 《天仙子(别渝州·仙吕调)》 《少年游(双调)》 《惜双双(中吕宫)》 《木兰花(邠州作·林钟商)》 《玉树后庭花(般涉调)》 《长相思(潮沟在金陵上元之西·般涉调)》 《虞美人(中吕调)》 《踏莎行(中吕宫)》 《醉落魄(吴兴莘老席上·般涉调)》 《江城子(高平调)》 《满江红(初春)》 《倾杯(青澜堂席上有感·般涉调)》 《谢池春慢(缭墙重院)》 《惜琼花(汀蘋白,苕水碧)》 《塞垣春(寄子山)》 《更漏子(流杯堂席上作·林钟商)》 《蝶恋花·移得绿杨栽后院》 《翦牡丹(舟中闻双琵琶·般涉调)》 《怨春风(高平调)》 《河传(仙吕调)》 《菩萨蛮(七夕·般涉调)》 《泛青苕(正月十四日与公择吴兴泛舟)》 《南歌子(林钟商)》 《行香子(般涉调)》 《相思令(蘋满溪。柳绕堤)》 《菩萨蛮(般涉调)》 《木兰花(席上赠同邵二生·般涉调)》 《木兰花·乙卯吴兴寒食》 《玉树后庭花(上元·般涉调)》 《画堂春·外湖莲子长参差》 《蝶恋花(移得绿杨栽后院)》 《少年游(林钟商)》 《西江月(道调宫)》 《武陵春(般涉调)》 《千秋岁·数声鶗鴂》 《惜双双(城上层楼天边路)》 《青门引·春思》

张先生平

  张先之父张维,好读书,以吟咏诗词为乐。张先于天圣八年(1030年)中进士。明道元年(1032年)为宿州掾。康定元年(1040年)以秘书丞知吴江县,次年为嘉禾(今浙江嘉兴)判官。皇祐二年(1050年),晏殊知永兴军(今陕西西安),辟为通判。四年以屯田员外郎知渝州。嘉祐四年(1059年),知虢州。以尝知安陆,故人称张安陆。治平元年(1064年)以尚书都官郎中致仕。此后常往来于杭州、吴兴之间,以垂钓和创作诗词自娱,并与赵抃、苏轼、蔡襄、郑獬、李常诸名士登山临水,吟唱往还。元丰元年卒,年八十九。

  《宋史》无传,《宋史翼》卷二六载其事。著有《张子野词》(一名安陆词),存词一百八十多首。

   北宋词人张先,号子野,诗句精工而受人称赞。《古今诗话》中说:“有客谓子野曰:‘人皆谓公张三中,即心中事、眼中泪、意中人也。’子野曰:‘何不日之为张三影?’客不晓。公曰:‘云破月来花弄影’、‘娇柔懒起,帘幕卷花影’、‘柳径无人,堕絮飞无影’,此余生平所得意也。"后来,人们就称呼他张三影。

张先文学创作

  张先“能诗及乐府,至老不衰”(《石林诗话》卷下)。 其词内容大多反映士大夫的诗酒生活和男女之情,对都市社会生活也有所反映。语言工巧。他以登山临水、创作诗词自娱。词与柳永齐名,擅长小令,亦作慢词。其词含蓄工巧,情韵浓郁。题材大多为男欢女爱、相思离别,或反映封建士大夫的闲适生活。一些清新深婉的小词写得很有情韵。《一丛花令》中有“沉恨细思,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之句,比拟新颖而饶有风趣,可谓刻划闺中怨女的心理活动极为细腻而又生动,从而拥有“桃杏嫁东风郎中”的雅号(具见阿袁《宋词故事——意中人欲弄花影》)。贺裳在《皱水轩词话》中评此词尤为「无理而妙」。他的诗歌在当时也享有盛名。

  其词意韵恬淡,意象繁富,内在凝练,于两宋婉约词史上影响巨大,他是使词由小令转向慢词的过渡过程中的一个不能忽视的功臣。张先词在艺术上的一个重要特征是,善于以工巧之笔表现一种朦胧的美。他以善于用“影”字著名。宋祁很赞赏他〔天仙子〕中的“云破月来花弄影”,称之为“云破月来花弄影郎中”(《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三十七引《遯斋闲览》)。清末词学理论家陈廷焯评张子野词云:“才不大而情有余,别于秦、柳、晏、欧诸家,独开妙境,词坛中不可无此一家。”(《词坛丛话》)陈廷焯又称:“张子野词,古今一大转移也。前此则为晏、欧、为温、韦,体段虽具,声色未开。后此则为秦、柳,为苏、辛,为美成、白石,发扬蹈厉,气局一新,而古意渐失。子野适得其中,有含蓄处,亦有发越处。但含蓄不似温、韦,发越亦不似豪苏腻柳。规模虽隘,气格却近古。自子野后一千年来、温、韦之风不作矣。亦令我思子野不置。”(《白雨斋词话》)恰当地指出了张先在词史上的地位。

张先轶事

私会尼姑  传说张先年轻时, 与一小尼姑相好, 但庵中老尼十分严厉,把小尼姑关在池塘中一小岛的阁楼上。为了相见, 每当夜深人静,张先偷偷划船过去,小尼姑悄悄放下梯子,让张先上楼。后二人被迫分手,临别时, 张先不胜眷恋,于是写下《一丛花》寄意。

老年纳妾  张先一生安享富贵,诗酒风流,颇多佳话。好友苏轼赠诗“诗人老去莺莺在,公子归来燕燕忙”为其生活写照。据传张先在八十岁时仍娶十八岁的女子为妾。一次家宴上,张先春风得意赋诗一首:“我年八十卿十八,卿是红颜我白发。与卿颠倒本同庚,只隔中间一花甲。”苏轼也即兴附上了一首:“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海棠。”后来此小妾八年为他生了两男两女。张先一生共有十子两女,年纪最大的大儿子和年纪最小的小女儿相差六十岁。

官妓索词  张先老年寓居杭州,多为官妓作词,却把同为官妓的龙靓忽略了。于是龙靓给张先写了一首诗索词:“天与群芳千样葩,独无颜色不堪夸。牡丹芍药人题遍,自分身如鼓子花。”张先于是作双调《望江南》回赠: “青楼宴,靓女荐瑶杯。一曲白云江月满,际天拖练夜潮来。人物误瑶台。 醺醺酒,拂拂上双腮。媚脸已非朱淡粉,香红全胜雪笼梅。标格外尘埃。”

自谓张三影  张先初以《行香子》词有“心中事,眼中泪,意中人”之句,被人称之为“张三中”。张先对人说:“何不称为‘张三影’,‘云破月来花弄影’;‘娇柔懒起,帘幕卷花影’;‘柔柳摇摇,堕轻絮无影’,都是我的得意之句。”世人遂称之为“张三影”。

欧公赠雅号  张先另有一雅号,即为欧阳修所赠,范公偁《过庭录》记载言:‘子野《一从花令》一时盛传,永叔(欧阳修)尤爱之,恨未识其人,子野家南地。以故圣都,谒永叔,闻者以通,永叔倒屣迎之曰:“此乃‘桃杏嫁东风’郎中”。

以上是颍泉教育信息网收集的张先简介资料 以及张先的诗句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