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愁飞诏下青冥不应霜塞晚,横槊看诗成上一句 下一句

出自清朝周紫芝的《临江仙·送光州曾使君
原文翻译:
记得武陵相见日,六年往事堪惊。回头双鬓已星星。谁知江上酒,还与故人倾。
铁马红旗寒日暮,使君犹寄边城。只愁飞诏下青冥。不应霜塞晚,横槊看诗成。
临江仙·送光州曾使君拼音版
jì dé wǔ líng xiàng jiàn rì ,liù nián wǎng shì kān jīng 。huí tóu shuāng bìn yǐ xīng xīng 。shuí zhī jiāng shàng jiǔ ,hái yǔ gù rén qīng 。
tiě mǎ hóng qí hán rì mù ,shǐ jun1 yóu jì biān chéng 。zhī chóu fēi zhào xià qīng míng 。bú yīng shuāng sāi wǎn ,héng shuò kàn shī chéng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周紫芝的诗词大全

《渔家傲(夜饮木芙蓉下)》 《潇湘夜雨(和潘都曹九日词)》 《永遇乐(五日)》 《摊破浣溪沙(汤词)》 《渔父词(六之五)》 《鹧鸪天(一点残红欲尽时)》 《一剪梅(送杨师醇赴官)》 《千秋岁(春欲去,二妙老人戏作长短句留之,为社中一笑)》 《减字木兰花(雨中熟睡)》 《醉落魄(重午日过石熙明,出侍儿鸳鸯)》 《鹧鸪天(李彦恢生日)》 《西江月(席上赋双荔子)》 《卜算子(再和彦猷)》 《水龙吟(须江望九华作)》 《水调歌头(王次卿归自彭门,中秋步月)》 《水龙吟(天申节祝圣词)》 《朝中措(移桃花作)》 《减字木兰花(晁别驾生日)》 《鹧鸪天(和孙子绍菊花词)》 《千秋岁(生日)》 《卜算子·席上送王彦猷》 《水调歌头(丙午登白鹭亭作)》 《踏莎行·情似游丝》 《渔父词(六之二)》 《感皇恩(除夜作)》 《减字木兰花(内子生日)》 《摊破浣溪沙(茶词)》 《渔家傲(送李彦恢宰旌德)》 《水调歌头(雨后月出西湖作)》 《千秋岁(叶审言生日)》 《踏莎行(谢人寄梅花)》 《鹧鸪天(荆州都倅·生日)》 《鹧鸪天(沈彦述生日)》 《卜算子(西窗见剪榴花)》 《点绛唇(西池桃花落尽赋此)》 《西地锦》 《水龙吟(题梦云轩)》 《沙塞子(席上送赵戒叔,时东南方扰)》 《渔父词(六之四)》 《临江仙·送光州曾使君》 《感皇恩(送晁别驾赴朝)》 《鹧鸪天·一点残红欲尽时》 《水龙吟(天申节祝圣词)》 《阮郎归(西湖摘杨梅作)》 《宴桃源(与孙祖恭求蘼酴)》 《感皇恩(竹坡老人步上南冈,得堂基于孤峰绝顶间,喜甚,戏作长短句)》 《沙塞子(中秋无月)》 《西江月(和孙子绍拒霜词)》 《踏莎行·情似游丝》 《潇湘夜雨(二妙堂作)》 《青玉案(凌歊台怀姑溪老人李端叔)》 《采桑子(将离武林)》 《好事近(海棠)》 《醉落魄(江天云薄)》 《临江仙·送光州曾使君》 《浪淘沙(己未除夜)》 《小重山(方元相生日)》 《雨中花令(吴兴道中,颇厌行役,作此曲寄武林交旧)》 《感皇恩(送侯彦嘉归彭泽)》 《潇湘夜雨(濡须对雪)》 《浣溪沙(和陈相之题烟波图)》 《临江仙(记得武陵相见日)》 《潇湘夜雨》 《渔父词(六之三)》 《南柯子(方钱唐出侍儿,范谢州要予作此词)》 《踏莎行(情似游丝)》 《踏莎行(和人赋双鱼花)》 《采桑子(雨后至玉壶轩)》 《卜算子·席上送王彦猷》 《汉宫春(己未中秋作)》 《生查子(春寒入翠帷)》 《忆王孙(绝笔)》 《好事近(谢人分似蜡梅一枝)》 《点绛唇(内子生日)》 《朝中措(登西湖北高峰作)》 《酹江月(送路使君)》 《渔父词(六之六)》 《虞美人(食瓜有感)》 《鹧鸪天(七夕)》 《秦楼月》 《浣溪沙(今岁冬温,近腊无雪,而梅殊未放。戏作浣溪沙三叠,以望发奇秀)》 《虞美人(西池见梅作)》 《渔家傲(往岁阻风长芦,夜半舟中所见如此)》 《鹧鸪天(和刘长孺有赠)》 《鹧鸪天·一点残红欲尽时》 《菩萨蛮(赋疑梅香)》 《好事近(青阳道中见梅花。是日微风,花已有落者)》

临江仙·送光州曾使君注释

①临江仙:词牌名。②送光州曾使君:词题。光州,今河南潢川,南宋时期是接近金国的边防重镇。使君,汉唐以来,称州郡的长官为使君,此沿袭旧称。③武陵:地名,今湖南常德市。④星星:指头发花白。⑤使君:指词题中的曾使君。⑥青冥:青色的天空。这里代指朝廷。⑦不应:不顾⑧槊(shuò):古代的一种兵器。

临江仙·送光州曾使君鉴赏

  开篇“记得武陵相见日,六年往事堪惊。”“记得”二字将词带入对往事的回忆之中。武陵,今湖南常德市。“相见日”三字,虽极平常,但却包含着那次相聚中种种快乐的情事,极为明白而又十分含蓄。从那以后,他们阔别六年之久,两人都尝尽了天涯作客的况味。这一切,作者只用“往事堪惊”四字一笔抹过,简括地表现出辛酸沉痛,不堪回首的情绪。“回头双鬓已星星”,现见面,两人鬓发已经花白了。这句上片是关合前后的过渡句。正因为词人对他们的武陵相会有着美好的记忆,而对分别以来的生活感到很哀伤,所以,他非常希望刚刚重新见面的朋友能长期一起,以慰寂寞无聊之思,以尽友朋相得之欢。“谁知江上酒,还与故人倾”。哪知道又要这样匆匆作别呢?“谁知”、“还与”的搭配,表达了作者对这次分别事出意料,与愿望乖违,但又不得不送友人登程的伤离情绪。虽说词只写江上杯酒相倾的一个细节,实际上,他们尽情倾诉六年阔别的衷肠,以及眼前依依惜别情怀,都涵括里面了。

  下片是对曾使君到达光州边地后生活和心境的想象。过片二句,上句有情有景,境界雄阔悲壮。寒日的傍晚,一派萧瑟的边塞上,铁马奔驰,红旗飘扬,士气高昂,真是令人激奋的场面。使君不仅身其中,而且还是长官和塞主。一般诗人的笔下,久守边城,则不免要流露出思归的凄怆之情。而这首词则一反常调,别出新意。作者想象曾使君为豪壮的军队生活所激发,根本不想离开边地,反而担心皇帝下诏书,命令他回京,“只愁飞诏下青冥”,使他不能继续呆那里。他何以要留恋边地呢?词的最后两句作了剖露:“不应霜塞晚,横槊看诗成。”“不应”,不顾。“霜塞晚”,呼应上文“寒日暮”。张相《诗词曲语辞汇释》串解这几句云:“言只恐诏宣入朝,不顾使君边塞,正有横槊之诗兴也。”横槊赋诗,语出元稹《唐故工部员外郎杜君墓系铭并序》,云“曹氏父子鞍马间为文,往往横槊赋诗”。后来引用它赞扬人的文才武略。

  词从友人的角度想象,说他热爱雄壮的边塞生活,并有写诗赞美的豪兴。作为一首送别词,它的真正用意是勉励友人在边塞上施展文武才干,为国立功。

  此词写惜别之情,却一反常态,花费较多笔墨回忆六年阔别中两人天各一方、辛苦劳顿的种种情状,为抒写别情作了蓄势充足的铺垫。这种写法,具有较强烈的艺术感染力,显示了作者的高超才情。

周紫芝简介

周紫芝(1082-1155),字小隐,号竹坡居士。宣城(今属安徽)人。少时家贫,勤学不辍,绍兴十二年(1142年)进士。历官枢密院编修,绍兴十七年(1147年)为右迪功郎敕令所删定官。二十一年四月出京知兴国军(今湖北阳新县),为政简静,晚年隐居九江庐山。谀颂秦桧父子,为时论所嘲。约卒于绍兴末年。著有《太仓稊米集》、《竹坡诗话》、《竹坡词》。有子周畴。从李之仪、吕好问吕本中父子、葛立方游,往来甚密。

周紫芝以诗著名,无典故堆砌,自然顺畅。周紫芝也能词,风格与诗近,清丽婉曲,无刻意雕琢痕迹。譬如《踏莎行》写离人别情:“游丝飞絮,斜阳烟渚,愁情无数。”给人的感觉是情深意切,景物迷离。堪称难得 的上乘之作。其中“泪珠阁定空相觑”一句的用词尤其巧妙,最后这一问更是催人泪下。其他如《生查子》、《西江月》、《菩萨蛮》、《谒金门》、《卜算子》等都是佳作。著有《太仓稊米集》七十卷、《竹坡诗话》一卷、《竹坡词》三卷。周紫芝存词150首。

名句类别

抒情」 「生活

编者注:本文提供了只愁飞诏下青冥不应霜塞晚,横槊看诗成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临江仙·送光州曾使君拼音版 周紫芝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