叹息此人去,萧条徐泗空上一句 下一句

出自唐朝李白的《经下邳圯桥怀张子房
原文翻译:
子房未虎啸,破产不为家。
沧海得壮士,椎秦博浪沙。
报韩虽不成,天地皆振动。
潜匿游下邳,岂曰非智勇?
我来圯桥上,怀古钦英风。
唯见碧流水,曾无黄石公。
叹息此人去,萧条徐泗空
经下邳圯桥怀张子房拼音版
zǐ fáng wèi hǔ xiào ,pò chǎn bú wéi jiā 。
cāng hǎi dé zhuàng shì ,zhuī qín bó làng shā 。
bào hán suī bú chéng ,tiān dì jiē zhèn dòng 。
qián nì yóu xià pī ,qǐ yuē fēi zhì yǒng ?
wǒ lái yí qiáo shàng ,huái gǔ qīn yīng fēng 。
wéi jiàn bì liú shuǐ ,céng wú huáng shí gōng 。
tàn xī cǐ rén qù ,xiāo tiáo xú sì kōng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李白的诗词大全

《巴女词》 《送贺宾客归越》 《古风(羽檄如流星)》 《山人劝酒》 《送程、刘二侍郎兼独孤判官赴安西幕府》 《古风·其一》 《咏槿》 《古风(大雅久不作)》 《赠清漳明府侄聿》 《庐山东林寺夜怀》 《春日独酌二首》 《南都行》 《游敬亭寄崔侍御(一本作登古城望府中寄崔侍御)》 《望木瓜山》 《江夏送友人》 《登敬亭山南望怀古赠窦主簿》 《邹衍谷》 《寻雍尊师隐居》 《桂殿秋》 《与韩荆州书》 《留别王司马嵩》 《相和歌辞。从军行二首》 《赠薛校书》 《山鹧鸪词》 《千里思》 《公无渡河》 《赠内》 《送杨山人归天台》 《宴陶家亭子》 《南陵别儿童入京》 《乌夜啼》 《古风(战国何纷纷)》 《陌上赠美人(一作小放歌行)》 《估客行》 《上元夫人》 《姑孰十咏。望夫山》 《春日醉起言志》 《夕霁杜陵登楼,寄韦繇》 《自遣》 《独不见》 《从军行》 《秋浦清溪雪夜对酒,客有唱山鹧鸪者》 《清平乐·画堂晨起》 《折杨柳》 《永王东巡歌十一首》 《渌水曲》 《秋下荆门》 《赠段七娘》 《口号赠征君鸿(此公时被征)》 《送友人入蜀》 《登新平楼》 《行路难·其一》 《送范山人归太山》 《题东谿公幽居》 《观博平王志安少府山水粉图》 《杨叛儿》 《惧谗》 《赠丹阳横山周处士惟长》 《泾溪南蓝山下有落星潭可以卜筑余泊舟石上寄何判官昌浩》 《酬谈少府》 《山中与幽人对酌》 《赠从弟南平太守之遥二首》 《寻高凤石门山中元丹丘》 《三山望金陵,寄殷淑》 《司马将军歌》 《上之回(三十六离宫)》 《荆州歌》 《临江王节士歌》 《前有一樽酒行二首》 《寄从弟宣州长史昭》 《送友人寻越中山水》 《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其三)》 《留别龚处士》 《送张舍人之江东》 《姑孰十咏。慈姥竹》 《博平郑太守自庐山千里相寻入江夏北市门见访…立马赠别》 《广陵赠别》 《双燕离》 《友人会宿》 《流夜郎题葵叶》 《舞曲歌辞。白鸠辞》 《长相思二首》 《夏日山中》 《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上吹笛 / 黄鹤楼闻笛》 《与贾至舍人于龙兴寺剪落梧桐枝望灉湖》 《寄韦南陵冰,余江上乘兴访之遇寻颜尚书笑有此赠》 《鲁郡尧祠送张十四游河北》 《乌夜啼》 《送友人》 《扶风豪士歌》 《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 《清平调·其一》 《相和歌辞。估客乐》 《中山孺子妾歌》 《白毫子歌》 《相和歌辞。来日大难》 《胡无人》 《入彭蠡经松门观石镜缅怀谢康乐题诗书游览之志》 《渌水曲》 《感遇四首》

经下邳圯桥怀张子房译文

张良未成名立业以前,倾尽家财去报国仇。他在东海君处交结了一个壮士,能手挥百多斤的铁锥,于是在博浪沙锥击秦始皇。虽然没有成功地报成秦灭韩之仇,但是天下已经震动。为逃避缉拿而潜伏到下邳,难道就不算智勇之士?如今我来到张良遇到黄石公的桥上,缅怀张良的英雄事迹。可是只见桥下长流水,黄石公却没有了踪迹。张良一去,此地再无杰出人物,只见泗水空流。

经下邳圯桥怀张子房赏析

  这是李白经过下邳(在江苏邳州)圯桥时写的一首怀古之作。张良,字子房,是辅佐刘邦打天下的重要谋臣。诗起句“虎啸”二字,即指张良跟随汉高祖以后,其叱咤风云的业绩。但诗却用“未”字一笔撇开,只从张良发迹前写起。张良的祖父和父亲曾相继为韩国宰相,秦灭韩后,立志报仇,“弟死不葬,悉以家财求客刺秦皇”(《史记·留侯世家》)。“破产不为家”五字,点出了张良素来就是一个豪侠仗义、不同寻常的人物。后两句写其椎击秦始皇的壮举。据《史记》记载,张良后来“东见沧海君,得力士,为铁椎重百二十斤。秦皇帝东游,良与客狙击秦皇帝博浪沙中”。诗人把这一小节熔铸成十个字:“沧海得壮士,椎秦博浪沙。”以上四句直叙之后,第五句一折,“报韩虽不成”,惋惜力士椎击秦始皇时误中副车。秦皇帝为之寒栗,赶紧“大索天下”,而张良的英雄胆略,遂使“天地皆振动”。七、八两句“潜匿游下邳,岂曰非智勇”,写张良“更姓名潜匿下邳”,而把圯桥进履,受黄石公书一段略去不写,只用一个“智”字暗点,暗度到三句以后的“曾无黄石公”。“岂曰非智勇?”不以陈述句法正叙,而改用反问之笔,使文气跌宕,不致于平铺直叙。后人评此诗,说它句句有飞腾之势,说得未免抽象,其实所谓“飞腾之势”,就是第五句的“虽”字一折和第八句的“岂”字一宕所构成。

  以上八句夹叙夹议,全都针对张良,李白本人还没有插身其中。九、十两句“我来圯桥上,怀古钦英风”,这才通过长存的圯桥古迹,把今人、古人结合起来了。诗人“怀古钦英风”,其着眼点还是在现实:“唯见碧流水,曾无黄石公。”这两句,句法有似五律中的流水对。上句切合圯桥,桥下流水,清澈碧绿,一如张良当时。岁月无常,回黄转绿,大有孔子在川上“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的感慨。下句应该说是不见张良了,可是偏偏越过张良,而说不见张良的恩师黄石公。诗人的用意是:他所生活的时代未尝没有如张良一般具有英风的人,只是没有像黄石公那样的人,加以识拔,传以太公兵法,造就“为王者师”的人才罢了。表面上是“叹息此人去,萧条徐泗空”,再也没有这样的人了;实际上,这里是以曲笔自抒抱负。《孟子·尽心下》说:“由孔子而来至于今,百有余岁,去圣人之世,若此其未远也,近圣人之居,若此其甚也,然而无有乎尔,则亦无有乎尔。”表面上孟子是喟叹世无孔子,实质上是隐隐地以孔子的继承人自负。李白在这里用笔正和孟子有异曲同工之处:“谁说‘萧条徐泗空’,继张良而起,当今之世,舍我其谁哉!”诗人在《扶风豪士歌》的结尾说:“张良未逐赤松去,桥边黄石知我心。”可以看作是这首诗末两句的注脚。

  一首怀古之作,写得如此虎虎有势而又韵味深长,这是极可欣赏的。

李白简介

李白(701─762),字太白,号青莲居士,祖籍陇西成纪(今甘肃省天水县附近)。先世于隋末流徙中亚。李白即生于中亚的碎叶城(今吉尔吉斯斯坦境内)。五岁时随其父迁居绵州彰明县(今四川省江油县)的青莲乡。早年在蜀中就学漫游。青年时期,开始漫游全国各地。天宝初,因道士吴筠的推荐,应诏赴长安,供奉翰林,受到唐玄宗李隆基的特殊礼遇。但因权贵不容,不久即遭谗去职,长期游历。天宝十四年(755)安史之乱起,他隐居庐山,但仍密切注视着国家和人民命运。后参加永王李璘幕府。永王兵败被杀,李白坐系浔阳狱,第二年长流夜郎,途中遇赦。晚年飘泊于武昌、浔阳、宣城等地。代宗宝应元年(762)病死于其族叔当涂县令李阳冰处。纵观李白一生,其思想是比较复杂的。儒家、道家、纵横家、游侠思想对他都有影响。他企羡神仙,向往隐逸,可是又不愿「一朝飞腾为方丈蓬莱之人」,而要「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他有着远大的政治抱负,但又不愿走科举的道路。他想通过隐居,求仙获取声望,从而在名人荐举下,受到皇帝征召重用,以便实现「济苍生」、「安社稷」的理想,然后功成身退。诗人就是在这一思想指导下度过狂放而又坎坷的一生。李白存诗九百九十多首。这些诗歌,或以奔放的激情表达对理想政治的热烈追求,对建功立业的渴望;或以犀利的笔锋揭露政治集团的荒淫腐朽;或以善描的画笔点染祖国壮丽的山河。他的诗篇,无论五言七言,无论古体近体,无不别具风格,具有强烈的浪漫主义色彩。有《李太白集》。北宋初年,人们发现《菩萨蛮》「平林漠漠烟如织」和《忆秦娥》「秦娥梦断秦楼月」两词,又尊他为词的始祖。有人怀疑那是后人所托,至今聚讼纷纭。其实,李白的乐府诗,当时已被之管弦,就是词的滥觞了。至于历来被称为「百代词曲之祖」的这两首词,格调高绝,气象阔大,如果不属于李白,又算作谁的作品为好呢?

名句类别

抒情

编者注:本文提供了叹息此人去,萧条徐泗空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经下邳圯桥怀张子房拼音版 李白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