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草明年绿,王孙归不归?上一句 下一句

出自唐朝王维的《山中送别
原文翻译:

山中相送罢,日暮掩柴扉。 

春草明年绿,王孙归不归?

山中送别拼音版

shān zhōng xiàng sòng bà ,rì mù yǎn chái fēi 。 

chūn cǎo míng nián lǜ ,wáng sūn guī bú guī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王维的诗词大全

《伊州歌》 《从岐王过杨氏别业应教》 《春园即事》 《秋夜独坐》 《与胡居士皆病寄此诗兼示学人二首》 《送贺遂员外外甥》 《田园乐七首·其六 / 闲居》 《林园即事寄舍弟ヨ(次荆州时作)》 《登裴秀才迪小台》 《济上四贤咏。崔录事》 《辋川集。茱萸沜》 《济州过赵叟家宴》 《戏赠张五弟諲三首(时在常乐东园,走笔成)》 《送沈子归江东 / 送沈子福之江东》 《赠李颀》 《送权二》 《从岐王夜宴卫家山池应教》 《扶南曲歌词五首》 《书事》 《崔兴宗写真咏》 《自大散以往深林密竹磴道盘曲四五十里至黄牛岭见黄花川》 《别綦毋潜》 《田家》 《丁田家有赠》 《淇上田园即事》 《酬张少府》 《陇西行》 《榆林郡歌》 《送韦评事》 《奉和圣制赐史供奉曲江宴应制》 《登河北城楼作》 《郑果州相过》 《渭城曲 / 送元二使安西》 《东谿玩月(一作王昌龄诗)》 《和陈监四郎秋雨中思从弟据》 《早秋山中作》 《陇头吟》 《奉寄韦太守陟》 《送綦毋潜落第还乡 / 送别》 《辋川集。孟城坳》 《送友人南归》 《渭川田家》 《春中田园作》 《齐州送祖三 / 河上送赵仙舟 / 淇上别赵仙舟》 《送元中丞转运江淮(一作钱起诗)》 《皇甫岳云溪杂题五首。鸬鹚堰》 《故人张諲工诗善易卜兼能丹青草隶顷以诗见赠聊获酬之》 《送崔兴宗》 《酬虞部苏员外过蓝田别业不见留之作》 《送孙二》 《苦热》 《同崔兴宗送衡岳瑗公南归》 《终南山》 《戏题辋川别业》 《田园乐七首·其六》 《送陆员外》 《夷门歌》 《不遇咏》 《赠刘蓝田(一作卢象诗)》 《晚春归思》 《休假还旧业便使(一作卢象诗)》 《送孙秀才(《纪事》作王缙诗)》 《达奚侍郎夫人寇氏挽词二首》 《左掖梨花(一作海棠。与丘为、皇甫冉同作)》 《田园乐七首·其三》 《渭城曲 / 送元二使安西》 《红牡丹》 《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 / 九月九忆山东兄弟》 《送缙云苗太守》 《游悟真寺(一作王缙诗)》 《济上四贤咏。成文学》 《辋川集。栾家濑》 《新晴野望》 《奉和圣制上巳于望春亭观禊饮应制》 《辛夷坞》 《鸟鸣涧》 《燕支行(时年二十一)》 《酬郭给事 / 赠郭给事》 《送李判官赴东江》 《偶然作六首》 《送邢桂州》 《冬日游览》 《闻裴秀才迪吟诗因戏赠》 《资圣寺送甘二》 《留别钱起》 《春日与裴迪过新昌里访吕逸人不遇》 《寓言二首(次首《律髓》入侠少类,作卢象《杂诗》)》 《西施咏》 《瓜园诗》 《李处士山居》 《同比部杨员外十五夜游有怀静者季》 《沈十四拾遗新竹生读经处同诸公之作》 《奉和圣制十五夜然灯继以酺宴应制》 《青溪 / 过青溪水作》 《送梓州李使君》 《哭孟浩然(时为殿中侍御史,知南选,至襄阳有作)》 《桃源行》 《汉江临泛 / 汉江临眺》 《早朝》 《少年行四首》

山中送别注释及翻译

译文在深山中送走了好友,夕阳落下把柴门半掩。春草到明年催生新绿,朋友啊你能不能回还?

注释⑴掩:关闭。柴扉:柴门。⑵明年:一作“年年”。⑶王孙:贵族的子孙,这里指送别友人

山中送别赏析

这首《山中送别》诗,不写离亭饯别的情景,而是匠心别运,选取了与一般送别诗全然不同的下笔着墨之点。

诗的首句“山中相送罢”,在一开头就告诉读者相送已罢,把送行时的话别场面、惜别情怀,用一个看似毫无感情色彩的“罢”字一笔带过。这里,从相送到送罢,跳越了一段时间。而次句从白昼送走行人一下子写到“日暮掩柴扉”,则又跳越了一段更长的时间。诗人在把生活接入诗篇时,剪去了在这段时间内送行者的所感所想,都当作暗场处理了。

离别有体验的人都知道,行人将去的片刻固然令人黯然魂消,但一种寂寞之感、怅惘之情往往在别后当天的日暮时会变得更浓重、更稠密。在这离愁别恨最难排遣的时刻,要写的东西也定必是千头万绪的;可是,诗只写了一个“掩柴扉”的举动。这是山居的人每天到日暮时都要做的极其平常的事情,看似与白昼送别并无关连。而诗人却把这本来互不关连的两件事连在了一起,使这本来天天重复的行动显示出与往日不同的意味,从而寓别情于行间,见离愁于字里。读者自会从其中看到诗中人的寂寞神态、怅惘心情;同时也会想:继日暮而来的是黑夜,在柴门关闭后又将何以打发这漫漫长夜呢?这句外留下的空白,更是使人低回想象于无穷的。

诗的三、四两句“春草明年绿,王孙归不归”,从《楚辞·招隐士》“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句化来。但赋是因游子久去而叹其不归,这两句诗则在与行人分手的当天就惟恐其久去不归。唐汝询在《唐诗解》中概括这首诗的内容为:“扉掩于暮,居人之离思方深;草绿有时,行人之归期难必。”而“归期难必”,正是“离思方深”的一个原因。“归不归”,作为一句问话,照说应当在相别之际向行人提出,这里却让它在行人已去、日暮掩扉之时才浮上居人的心头,成了一个并没有问出口的悬念。这样,所写的就不是一句送别时照例要讲的话,而是“相送罢”后内心深情的流露,说明诗中人一直到日暮还为离思所笼罩,虽然刚刚分手,已盼其早日归来,又怕其久不归来了。前面说,从相送到送罢,从“相送罢”到“掩柴扉”,中间跳越了两段时间;这里,在送别当天的日暮时就想到来年的春草绿,而问那时归不归,这又是从当前跳到未来,跳越的时间就更长了。

这首送别诗,不写离亭饯别的依依不舍,却更进一层写冀望别后重聚。这是超出一般送别诗的所在。开头隐去送别情景,以“送罢”落笔,继而写别后回家寂寞之情更浓更稠,为望其再来的题意作了铺垫,于是想到春草再绿自有定期,离人回归却难一定。惜别之情,自在话外。意中有意,味外有味,真是匠心别运,高人一筹。

王维善于从生活中拾取看似平凡的素材,运用朴素、自然的语言,来显示深厚、真挚的感情,令人神远。这首《山中送别》诗就是这样的。

王维简介

 王维(701─761),字摩诘,祖籍太原祁(今山西祁县)。九岁知属辞,十九岁应京兆府试点了头名,二十一岁(开元九年)中进士。任大乐丞。但不久即因伶人越规表演黄狮子舞被贬为济州(在今山东境内)司功参军。宰相张九龄执政时,王维被提拔为右拾遗,转监察御史。李林甫上台后,王维曾一度出任凉州河西节度使判官,二年后回京,不久又被派往湖北襄阳去主持考试工作。天宝年间,王维在终南山和辋川过着亦官亦隐的生活。公元七五六年,王维被攻陷长安的安禄山叛军所俘,他服药取痢,佯称瘖疾,结果被安禄山「遣人迎置洛阳,拘于普施寺,迫以伪署」。平叛后,凡做伪官的都判了罪,但王维因在被俘期间作《凝碧池》诗怀念朝廷、痛骂安禄山,得到唐肃宗的赞许,加之平乱有功的胞弟王缙极力营救,仅降职为太子中允,后来又升迁为尚书右丞。但自此,王维变得更加消沉了。在半官半隐、奉佛参禅、吟山咏水的生活中,度过了自己的晚年。王维的诗歌创作道路大致以开元二十六年(738)张九龄罢相为界分为前后两个时期。前期诗作大都反映现实,具有明显的进步政治倾向,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盛唐时代积极进取的精神;后期的诗作多是描山摹水、歌咏田园风光的,其中也曲折地表达了对现实政治的不满,但情绪的主调却是颓唐消极的。王维不仅工诗善画,且精通音律,擅长书法。诗歌、音乐、绘画三种艺术在审美趣味上相互融会、相互渗透,具有独特的造诣,被苏轼誉之为:「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有《王右丞集》。附:王维(701-761)字摩诘,太原祁(今山西祁县)人。工书画,与弟缙俱有俊才。开元九年,进士擢第,调太乐丞,坐累为济州司仓参军,历右拾遗、监察御史、左补阙、库部郎中。拜吏部郎中。天宝末,为给事中,安禄山陷两都,维为贼所得。服药阳瘖,拘于菩提寺,禄山宴凝碧池。维潜赋诗悲悼,闻于行在,贼平。陷贼官三等定罪。特原之,责授太子中允,迁中庶子、中书舍人。复拜给事中。转尚书右丞。维以诗名盛于开元、天宝间,宁薛诸王驸马豪贵之门,无不拂席迎之,得宋之问辋川别墅,山水绝胜。与道友裴迪,浮舟往来,弹琴赋诗,啸咏终日,笃于奉佛,晚年长斋禅诵。一日,忽索笔作书数纸,别弟缙及平生亲故,舍笔而卒,赠秘书监。宝应中,代宗问缙:朕常于诸王坐闻维乐章,今存几何,缙集诗六卷、文四卷,表上之。敕答云:卿伯氏位列先朝,名高希代,抗行周雅,长揖楚辞,诗家归美,克成编录。叹息良深,殷璠谓维诗词秀调雅,意新理惬,在泉成珠,著壁成绘。苏轼亦云,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也。有《王右丞集》。

名句类别

抒情」 「离别」 「四季」 「春天」 「植物

编者注:本文提供了春草明年绿,王孙归不归?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山中送别拼音版 王维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