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惟好静,万事不关心上一句 下一句

出自唐朝王维的《酬张少府(晚年惟好静)
原文翻译:

晚年惟好静,万事不关心。 

自顾无长策,空知返旧林。 

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 

君问穷通理,渔歌入浦深。

酬张少府(晚年惟好静)拼音版

wǎn nián wéi hǎo jìng ,wàn shì bú guān xīn 。 

zì gù wú zhǎng cè ,kōng zhī fǎn jiù lín 。 

sōng fēng chuī jiě dài ,shān yuè zhào dàn qín 。 

jun1 wèn qióng tōng lǐ ,yú gē rù pǔ shēn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王维的诗词大全

《故人张諲工诗善易卜兼能丹青草隶顷以诗见赠聊获酬之》 《田园乐七首·其六》 《山中》 《观猎》 《临高台送黎拾遗》 《送秘书晁监还日本国》 《同卢拾遗过韦给事东山别业二十韵给事首春…不果斯诺》 《慕容承携素馔见过》 《新晴野望》 《送严秀才还蜀》 《临湖亭》 《送赵都督赴代州得青字》 《春中田园作》 《奉寄韦太守陟》 《送孙二》 《同崔员外秋宵寓直》 《苦热》 《纳凉》 《渭城曲 / 送元二使安西》 《辋川闲居》 《送刘司直赴安西》 《早朝》 《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 《灵云池送从弟》 《戏题辋川别业》 《送别》 《西施咏(西施宁久微)》 《鹿柴》 《大同殿柱产玉芝龙池上有庆云神光照殿百官共睹…即事》 《济州过赵叟家宴》 《终南别业 / 初至山中 / 入山寄城中故人》 《春过贺遂员外药园》 《寄河上段十六》 《题友人云母障子(时年十五)》 《红牡丹》 《杂曲歌辞。苦热行》 《过李楫宅》 《辋川集。文杏馆》 《西施咏》 《上张令公》 《过香积寺》 《青溪》 《田园乐七首·其二》 《酬张少府》 《田园乐七首·其五》 《皇甫岳云溪杂题五首。莲花坞》 《酬贺四赠葛巾之作》 《叹白发》 《杂诗三首·其二》 《相和歌辞。班婕妤三首》 《息夫人》 《听宫莺》 《待储光羲不至》 《赠韦穆十八》 《宿郑州》 《齐州送祖三 / 河上送赵仙舟 / 淇上别赵仙舟》 《田园乐七首·其一》 《赠房卢氏琯》 《送秘书晁监还日本国》 《送韦评事》 《画》 《相和歌辞。从军行》 《送魏郡李太守赴任》 《秋夜独坐(一作冬夜书怀)》 《辋川集。斤竹岭》 《老将行》 《积雨辋川庄作 / 秋归辋川庄作》 《送元中丞转运江淮(一作钱起诗)》 《田园乐七首·其四》 《冬夜书怀》 《送宇文三赴河西充行军司马》 《酌酒与裴迪》 《左掖梨花(一作海棠。与丘为、皇甫冉同作)》 《问寇校书双谿》 《奉和圣制暮春送朝集使归郡应制》 《重酬苑郎中(时为库部员外)》 《燕子龛禅师》 《游李山人所居因题屋壁》 《敕赐百官樱桃(时为文部郎)》 《赋得秋日悬清光》 《送孙秀才(《纪事》作王缙诗)》 《同崔傅答贤弟》 《寒食汜上作(一作途中口号)》 《泛前陂》 《戏题示萧氏甥》 《辋川集。华子冈》 《赠李颀》 《奉和圣制送不蒙都护兼鸿胪卿归安西应制》 《闻裴秀才迪吟诗因戏赠》 《田园乐七首·其六 / 闲居》 《送沈子福之江东》 《辋川集。南垞》 《冬日游览》 《戏赠张五弟諲三首(时在常乐东园,走笔成)》 《陇西行》 《济上四贤咏。崔录事》 《田园乐七首·其三》 《秋夜曲》 《汉江临眺》 《送张五归山》

酬张少府(晚年惟好静)注释及译文

注释
张少府:张九龄,字子寿,一名博物。韶州曲江(今属广东)人。唐人称县尉为少府。官至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后遭李林甫排挤罢相。酬,以诗词酬答。从“君问穷通理”句看,张少府亦是诗人同道之人。[1] [5] 
唯:亦写作“惟”,只。好(haò):爱好。
自顾:看自己。长策:好计策。
空知:徒然知道。旧林:旧日曾经隐居的园林。
吹解带:吹着诗人宽解衣带时的闲散心情。
穷:不能当官。通:能当官。理:道理。
渔歌:隐士的歌。暗用《楚辞 渔父》的典故:“渔父莞尔而笑,鼓枻而去,乃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遂去,不复而言。”[4] [6] 
浦深:河岸的深处。
"君问"两句:这是劝张少府达观,也即要他象渔樵那样,不因穷通而有得失之患。
译文
人到晚年特别喜好安静,对人间万事都漠不关心。自思没有高策可以报国,只要求归隐家乡山林
宽解衣带对着松风乘凉,山月高照正好弄弦弹琴。君若问穷困通达的道理,请听水浦深处渔歌声音。

酬张少府(晚年惟好静)创作背景

题目冠以“酬”字,当是张少府先有诗相赠,王维再写此诗为酬。
此诗作于玄宗开元二十九年(公元741年),王维四十一岁,是写给张九龄的作品。王维早年有积极用世的政治抱负,张九龄为相时,他曾是张的政治主张的拥护者,并受到张的提拔和器重。张为李林甫排挤罢相,代表着玄宗开明政治的终结。“九龄既得罪,自是朝廷之士,皆容身保位,无复直言。”(《资治通鉴》)张被远贬,王维十分沮丧,曾寄诗九龄,表示对朝政失望,从此将归隐山林。此后他虽然依旧在朝作官,官职还有所升迁,但他的内心是矛盾而痛苦的,他过着半官半隐的生活,并更加笃信佛教,以此求得精神的慰藉和解脱。本诗就反映了他的这种精神状态,既不想同流合污,只好洁身自爱,走隐逸之路。

酬张少府(晚年惟好静)赏析

这是一首赠友诗。全诗写情多于写景。三、四句隐含不满朝政之牢骚。
诗开头就说“晚年唯好静,万事不关心”,描述了晚年唯好清静、万事皆不关心的心态,看似达观,实则表露出诗人远大抱负无法实现的无奈情绪。说自己人到晚年,惟好清静,对什么事情都漠不关心了,乍一看,生活态度消极之至,但这是表面现象。仔细推求起来,这“唯好静”的“唯”字大有文章。一是确实“只”好静。二是“动”不了才“只得”好静。三是显示出极端消极的生活态度。既不写中年、早年“惟好静”,却写晚年变得“惟好静”,耐人寻味。如细细品味,不难发现此中包含着心灵的隐痛。
领联紧承首联,“自顾无长策”道出诗人理想的破灭和思想上的矛盾、痛苦,在冷硬的现实面前,深感无能为力。既然理想无法实现,就只好另寻出路。入世不成,便只剩下出世一条路了。亦即跳出是非场,放波山水归隐田园,“空知返旧林”。一个“空”字,包含着几多酸楚与感慨
此两句亦透露了一个中年消息。王维此时虽任京官,但对朝政已经完全失望,开始过着半官半隐的生活,“晚年唯好静,万事不关心”,正是他此时内心的真实写照。
王维早年,怀有政治抱负的雄心,在张九龄任相时,他对现实充满希望。然而,没过多久,张九龄罢相贬官,朝政大权落到奸相李林甫手中,忠贞正直之士一个个受到排斥、打击,政治局面日趋黑暗,王维的理想随之破灭。在严酷的现实面前,他既不愿意同流合污,又感到自己无能为力。“自顾无长策”,就是他思想上矛盾、苦闷的反映。他表面上说自己无能,骨子里隐含着牢骚。尽管在李林甫当政时,王维并未受到迫害,实际上还升了官,但他内心的矛盾和苦闷却越来越加深了。对于这个正直而又软弱、再加上长期接受佛教影响的封建知识分子来说,出路就只剩下跳出是非圈子、返回旧时的园林归隐这一途了。“空知返旧林”意谓:理想落空,归隐何益?然而又不得不如此。在他那恬淡好静的外表下,内心深处的隐痛和感慨,还是依稀可辨的。
颈联写的是诗人归隐“旧林”后的通送适意。理想落空的悲哀被“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的闲适所取代。摆脱了仕宦的种种压力,诗人可以迎着松林清风解带敞怀,在山间明月的伴照下独坐弹琴,自由自在,悠然自得。然而在这恬淡闲适的生活中,依然可以感受到诗人内心深处的隐痛和感慨。诗人肯定、赞赏那种“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的隐逸生活和闲适情趣,其原因所在,联系上面的分析,读者可以体会到这实际上是他在苦闷之中追求精神解脱的一种表现。既含有消极因素,又含有与官场生活相对照、隐示厌恶与否定官场生活的意味。
“松风”、“山月”均含有高洁之意。王维追求这种隐逸生活和闲适情趣,说他逃避现实也罢,自我麻醉也罢,无论如何,总比同流合污、随波逐流好。诗人在前面四句抒写胸臆之后,抓住隐逸生活的两个典型细节加以描绘,展现了一幅鲜明生动的形象画面,将“松风”、“山月”都写得似通人意,情与景相生,意和境相谐,主客观融为一体,这就大大增强了诗歌的形象性。 
尾联诗人借答张少府,用《楚辞·渔父》的结意现出诗人企羡渔父悠然独居,不问人间穷通。歌入浦,以不答为咎,合不尽之意于言外。“君问穷通理,渔歌入浦深”,用一问一答的形式,照应了“酬”字;同时,又妙在以不答作答:若要问我穷通之理,我可要唱着渔歌向河浦的深处去了。末句含蓄蕴藉,耐人咀嚼,似乎在说:世事如此,还问什么穷通之理,不如跟我一块归隐去吧!又淡淡地勾出一幅画面,用它来结束全诗,可真有点“韵外之致”、“味外之旨”(司空图《与李生论诗书》)的“神韵”。王维避免对当世发表议论,隐约其词,似乎在说:通则显,穷则隐,豁达者无可无不可,何必以穷通为怀。而联系上文来看,又似乎在说:世事如此,还问什么穷通之理,不如跟我一块归隐去吧!这就又多少带有一些与现实不合作的意味了。
从表面上看,诗人显得很达观。可是,细加体会就可以看出,这种对万事不关心的态度,正是一种抑郁不满的情绪,字里行间流露出不得已的苦闷,说明了诗人仍然未忘朝政,消沉思想是理想幻灭的产物。“自顾无长策,空知返旧林”两句含义是非常深永的。他没有回天之力,又不愿同流合污,只能洁身隐遁。他又故意用轻松的笔调描写隐居之乐,并对友人说“君问穷能理,渔歌入浦深”,大有深意,似乎只有在山林生活中他才领悟了人生的真谛,表现出诗人不愿与统治者合作的态度,语言含蓄有致,发人深思。诗的末句又淡淡地勾出一幅画面,含蓄而富有韵味,耐人咀嚼,发人深思,正是这样一种妙结。

王维简介

 王维(701─761),字摩诘,祖籍太原祁(今山西祁县)。九岁知属辞,十九岁应京兆府试点了头名,二十一岁(开元九年)中进士。任大乐丞。但不久即因伶人越规表演黄狮子舞被贬为济州(在今山东境内)司功参军。宰相张九龄执政时,王维被提拔为右拾遗,转监察御史。李林甫上台后,王维曾一度出任凉州河西节度使判官,二年后回京,不久又被派往湖北襄阳去主持考试工作。天宝年间,王维在终南山和辋川过着亦官亦隐的生活。公元七五六年,王维被攻陷长安的安禄山叛军所俘,他服药取痢,佯称瘖疾,结果被安禄山「遣人迎置洛阳,拘于普施寺,迫以伪署」。平叛后,凡做伪官的都判了罪,但王维因在被俘期间作《凝碧池》诗怀念朝廷、痛骂安禄山,得到唐肃宗的赞许,加之平乱有功的胞弟王缙极力营救,仅降职为太子中允,后来又升迁为尚书右丞。但自此,王维变得更加消沉了。在半官半隐、奉佛参禅、吟山咏水的生活中,度过了自己的晚年。王维的诗歌创作道路大致以开元二十六年(738)张九龄罢相为界分为前后两个时期。前期诗作大都反映现实,具有明显的进步政治倾向,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盛唐时代积极进取的精神;后期的诗作多是描山摹水、歌咏田园风光的,其中也曲折地表达了对现实政治的不满,但情绪的主调却是颓唐消极的。王维不仅工诗善画,且精通音律,擅长书法。诗歌、音乐、绘画三种艺术在审美趣味上相互融会、相互渗透,具有独特的造诣,被苏轼誉之为:「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有《王右丞集》。附:王维(701-761)字摩诘,太原祁(今山西祁县)人。工书画,与弟缙俱有俊才。开元九年,进士擢第,调太乐丞,坐累为济州司仓参军,历右拾遗、监察御史、左补阙、库部郎中。拜吏部郎中。天宝末,为给事中,安禄山陷两都,维为贼所得。服药阳瘖,拘于菩提寺,禄山宴凝碧池。维潜赋诗悲悼,闻于行在,贼平。陷贼官三等定罪。特原之,责授太子中允,迁中庶子、中书舍人。复拜给事中。转尚书右丞。维以诗名盛于开元、天宝间,宁薛诸王驸马豪贵之门,无不拂席迎之,得宋之问辋川别墅,山水绝胜。与道友裴迪,浮舟往来,弹琴赋诗,啸咏终日,笃于奉佛,晚年长斋禅诵。一日,忽索笔作书数纸,别弟缙及平生亲故,舍笔而卒,赠秘书监。宝应中,代宗问缙:朕常于诸王坐闻维乐章,今存几何,缙集诗六卷、文四卷,表上之。敕答云:卿伯氏位列先朝,名高希代,抗行周雅,长揖楚辞,诗家归美,克成编录。叹息良深,殷璠谓维诗词秀调雅,意新理惬,在泉成珠,著壁成绘。苏轼亦云,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也。有《王右丞集》。

名句类别

人生」 「时光

编者注:本文提供了晚年惟好静,万事不关心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酬张少府(晚年惟好静)拼音版 王维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