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上一句 下一句

出自南北朝张九龄的《望月怀远 / 望月怀古
原文翻译: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
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望月怀远 / 望月怀古拼音版
hǎi shàng shēng míng yuè ,tiān yá gòng cǐ shí
qíng rén yuàn yáo yè ,jìng xī qǐ xiàng sī 。
miè zhú lián guāng mǎn ,pī yī jiào lù zī 。
bú kān yíng shǒu zèng ,hái qǐn mèng jiā qī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张九龄的诗词大全

《感遇十二首》 《初入湘中有喜》 《奉和圣制送尚书燕国公赴朔方》 《答陆澧》 《秋晚登楼望南江入始兴郡路》 《奉和圣制同二相南出雀鼠谷》 《故荥阳君苏氏挽歌词三首》 《岁初巡属县,登高安南楼言怀》 《咏史》 《自彭蠡湖初入江》 《入庐山仰望瀑布水》 《郡中每晨兴辄见群鹤东飞至暮又行列而返…所羡遂赋以诗》 《送韦城李少府》 《奉和圣制度潼关口号》 《奉和圣制早发三乡山行》 《奉和圣制次成皋先圣擒建德之所》 《溪行寄王震》 《忝官二十年尽在内职,及为郡尝积恋,因赋诗焉》 《三月三日申王园亭宴集》 《奉和圣制途次陕州作》 《奉和圣制早渡蒲津关》 《感遇十二首·其一》 《使还都湘东作》 《故刑部李尚书挽词三首》 《感遇·幽人归独卧》 《秋怀》 《三月三日登龙山》 《登乐游原春望书怀》 《归燕诗》 《和姚令公从幸温汤喜雪》 《感遇(兰叶春葳蕤)》 《晨出郡舍林下》 《剪彩》 《奉和圣制温泉歌》 《酬王六霁后书怀见示》 《杂诗五首》 《赋得自君之出矣(自君之出矣)》 《西江夜行》 《使至广州》 《送广州周判官》 《江上使风呈裴宣州耀卿》 《敕赐宁王池宴》 《庭梅咏》 《和崔黄门寓直夜听蝉之作》 《通化门外送别》 《江上》 《感遇·江南有丹橘》 《奉和圣制途经华山》 《骊山下逍遥公旧居游集》 《林亭寓言》 《自豫章南还江上作》 《望月怀远(海上生明月)》 《城南隅山池春中田袁二公盛称其美夏首获赏果…故有此咏》 《和吏部李侍郎见示秋夜望月忆诸侍郎之什…因命仆继作》 《登城楼望西山作》 《和姚令公哭李尚书乂》 《经江宁览旧迹至玄武湖》 《初发道中赠王司马兼寄诸公》 《将发还乡示诸弟》 《奉和圣制赐诸州刺史以题座右》 《上阳水窗旬宴得移字韵》 《题画山水障》 《耒阳溪夜行》 《出为豫章郡途次庐山东岩下》 《秋晚登楼望南江入始兴郡路》 《奉和圣制经河上公庙》 《荆州作二首》 《龙门旬宴得月字韵》 《感遇·兰叶春葳蕤(感遇十二首)》 《彭蠡湖上》 《湖口望庐山瀑布泉 / 湖口望庐山瀑布水》 《送姚评事入蜀各赋一物得卜肆》 《自始兴溪夜上赴岭》 《奉和圣制送十道采访使及朝集使》 《感遇(江南有丹橘)》 《同綦毋学士月夜闻雁》 《故刑部李尚书荆谷山集会》 《东湖临泛饯王司马》 《郡江南上别孙侍御》 《和黄门卢监望秦始皇陵》 《郡内闲斋》 《将至岳阳有怀赵二》 《与生公寻幽居处》 《送苏主簿赴偃师》 《南还以诗代书赠京师旧僚》 《送使广州》 《高斋闲望言怀》 《初发道中寄远》 《登古阳云台》 《归燕诗(海燕虽微眇)》 《归燕诗》 《和黄门卢侍御咏竹》 《南郊太尉酌献武舞作凯安之乐》 《与王六履震广州津亭晓望》 《陪王司马登薛公逍遥台》 《西江夜行(遥夜人何在)》 《赴使泷峡》 《湖口望庐山瀑布泉 / 湖口望庐山瀑布水》 《酬周判官巡至始兴会改秘书少监见贻之作兼呈耿广州》 《感遇·江南有丹橘》

望月怀远 / 望月怀古译文及注释

译文茫茫的海上升起一轮明月,此时你我都在天涯共相望。有情之人都怨恨月夜漫长,整夜里不眠而把亲人怀想。熄灭蜡烛怜爱这满屋月光,我披衣徘徊深感夜露寒凉。不能把美好的月色捧给你,只望能够与你相见在梦乡。

注释怀远怀念远方的亲人。⑵首二句:辽阔无边的大海上升起一轮明月,使人想起了远在天涯海角的亲友,此时此刻也该是望着同一轮明月。谢庄月赋》:“隔千里兮共明月”。⑶情人:多情的人,指作者自己;一说指亲人。遥夜:长夜。怨遥夜:因离别而幽怨失眠,以至抱怨夜长。竟夕:终宵,即一整夜。⑷怜:爱。滋:湿润。怜光满:爱惜满屋的月光。这里的灭烛怜光满,很显然根据上下文,这应该是个月明的时候,应该在农历十五左右。此时月光敞亮,就是在现在今天,熄掉油灯仍然感受得到月光的霞美。当一个人静静的在屋子里面享受月光,就有种“怜”的感觉,这只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感受而已,读诗读人,应该理解当时诗人的心理才能读懂诗词。光满自然就是月光照射充盈的样子,“满”描写了一个状态,应该是月光直射到屋内。⑸末两句:月华虽好但是不能相赠,不如回入梦乡觅取佳期。陆机拟明月何皎皎》:“照之有余辉,揽之不盈手。”盈手:双手捧满之意。盈:满(指那种满荡荡的充盈的状态)。

望月怀远 / 望月怀古赏析

  《望月怀远》是一首月夜怀念远人的诗,是作者在离乡时,望月而思念远方亲人而写的。起句“海上生明月”意境雄浑阔大,是千古佳句。它和谢灵运的“池塘生春草”,鲍照的“明月照积雪”,谢朓的“大江流日夜”以及作者自己的“孤鸿海上来”等名句一样,看起来平淡无奇,没有一个奇特的字眼,没有一分点染的色彩,脱口而出,却自然具有一种高华浑融的气象。这一句完全是景,点明题中的“望月”。第二句“天涯共此时”,即由景入情,转入“怀远”。前乎此的有谢庄月赋》中的“隔千里兮共明月”,后乎此的有苏轼《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词中的“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都是写月的名句,其旨意也大抵相同,但由于各人以不同的表现方法,表现在不同的体裁中,谢庄是赋,苏轼是词,张九龄是诗,相体裁衣,各极其妙。这两句把诗题的情景,一起就全部收摄,却又毫不费力,仍是张九龄作古诗时浑成自然的风格。

  从月出东斗直到月落鸟啼,是一段很长的时间,诗中说是“竟夕”,亦即通宵。这通宵的月色对一般人来说,可以说是漠不相关的,而远隔天涯的一对情人,因为对月相思而久不能寐,只觉得长夜漫漫,故而落出一个“怨”字。三四两句,就以怨字为中心,以“情人”与“相思”呼应,以“遥夜”与“竟夕”呼应,上承起首两句,一气呵成。这两句采用流水对,自然流畅,具有古诗气韵。

  竟夕相思不能入睡,或许是怪屋里烛光太耀眼,于是灭烛,披衣步出门庭,光线还是那么明亮。这天涯共对的一轮明月竟是这样撩人心绪,使人见到它那姣好圆满的光华,更难以入睡。夜已深了,气候更凉一些了,露水也沾湿了身上的衣裳。这里的“滋”字不仅是润湿,而且含滋生不已的意思。“露滋”二字写尽了“遥夜”、“竟夕”的精神。“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两句细巧地写出了深夜对月不眠的实情实景。

  相思不眠之际,没有什么可以相赠,只有满手的月光。诗人说:“这月光饱含我满腔的心意,可是又怎么赠送给你呢?还是睡罢!睡了也许能在梦中与你欢聚。”“不堪”两句,构思奇妙,意境幽清,没有深挚情感和切身体会,恐怕是写不出来的。这里诗人暗用晋陆机“照之有余辉,揽之不盈手”两句诗意,翻古为新,悠悠托出不尽情思。诗至此戛然而止,只觉余韵袅袅,令人回味不已。

张九龄简介

张九龄(678─740),唐著名政治家、诗人。字子寿,一名博物,韶州曲江(今广东韶关市)人。唐中宗景龙初(707)举进士,任校书郎。唐玄宗先天二年(713),登道侔伊吕科,升任右拾遣。后历任司勋员外郎、中书舍人、桂州都督、中书侍郎等职。曾因张说举荐,任集贤院学士。开元二十一年(733)任宰相,翌年迁中书令,兼修国史。后加金紫光禄大夫。为相贤明,刚直不阿,敢于直谏,主张用人不循资格,设十道采访使。后遭奸相李林甫诽谤、排挤,开元二十四年(736)罢相,自此朝政日渐昏暗,「开元之治」遂告结束。次年贬为荆州长史,不久病卒。工于诗,格调清雅,兴寄深婉,较出色地继承了汉魏诗歌的优良传统,骨峻神竦,思深力遒。其代表作《感遇》诗运用比兴,寄托讽谕,继承阮籍咏怀》和陈子昂《感遇》诗的优良传统,风格沉挚刚健。有《曲江集》。《全唐诗》录其诗三卷。

名句类别

抒情」 「天气

编者注:本文提供了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望月怀远 / 望月怀古拼音版 张九龄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