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上一句 下一句

出自清朝秦观的《鹊桥仙·纤云弄巧
原文翻译: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度 通:渡)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鹊桥仙·纤云弄巧拼音版
xiān yún nòng qiǎo ,fēi xīng chuán hèn ,yín hàn tiáo tiáo àn dù 。jīn fēng yù lù yī xiàng féng ,biàn shèng què rén jiān wú shù 。(dù tōng :dù )
róu qíng sì shuǐ ,jiā qī rú mèng ,rěn gù què qiáo guī lù 。liǎng qíng ruò shì jiǔ zhǎng shí ,yòu qǐ zài cháo cháo mù mù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秦观的诗词大全

《望海潮(四之四)》 《还自广陵》 《望海潮(星分斗牛)》 《解语花》 《念奴娇(咏柳)》 《词笑令(⑦莺莺)》 《满庭芳(三之一)》 《词笑令(⑥盼盼)》 《如梦令(遥夜沉沉如水)》 《如梦令(五之四)》 《八六子·倚危亭》 《调笑令(辇路)》 《河传(二之二)》 《一斛珠(秋闺)》 《一丛花(年时今夜见师师)》 《词笑令(⑨烟中怨)》 《玉楼春(集句)》 《点绛唇·桃源》 《满庭芳(赏梅)》 《南歌子·香墨弯弯画》 《鹊桥仙(纤云弄巧)》 《满江红(姝丽)》 《行香子·树绕村庄》 《满庭芳·山抹微云》 《千秋岁·水边沙外》 《玉烛新》 《浣溪沙(五之五)》 《如梦令(楼外残阳红满)》 《品令(二之二)》 《桃源忆故人(玉楼深锁薄情种)》 《如梦令(五之五)》 《三月晦日偶题》 《满庭芳·山抹微云》 《踏莎行(雾失楼台)》 《木兰花慢》 《临江仙(看花)》 《一落索(杨花终日飞舞)》 《桃源忆故人·玉楼深锁薄情种》 《满庭芳(晓色云开)》 《阮郎归(潇湘门外水平铺)》 《鹊桥仙·纤云弄巧》 《阮郎归(湘天风雨破寒初)》 《点绛唇(醉漾轻舟)》 《望海潮(梅英疏淡)》 《阮郎归(四之二)》 《点绛唇·醉漾轻舟》 《满庭芳·碧水惊秋》 《临江仙(二之二)》 《江城子·西城杨柳弄春柔》 《阮郎归(四之三)》 《如梦令(五之一)》 《减字木兰花·天涯旧恨》 《泗州东城晚望(渺渺孤城白水环)》 《词笑令(⑧采莲)》 《南乡子·妙手写徽真》 《江城子(西城杨柳弄春柔)》 《调笑令(恋恋)》 《如梦令(门外绿荫千顷)》 《词笑令(⑩离魂记)》 《鹊桥仙·纤云弄巧》 《南歌子(三之二)》 《醉桃源(以阮郎归歌之亦可)》 《江城子(南来飞燕北归鸿)》 《南乡子(妙手写徽真)》 《春日(一夕轻雷落万丝)》 《秋日三首》 《南歌子·香墨弯弯画》 《满庭芳(三之二)》 《踏莎行·郴州旅舍》 《望海潮·洛阳怀古》 《秋日(霜落邗沟积水清)》 《画堂春(东风吹柳日初长)》 《阮郎归(宫腰袅袅翠鬟松)》 《河传(恨眉醉眼)》 《菩萨蛮(虫声泣露惊秋枕)》 《南歌子(三之一)》 《如梦令·春景》 《水龙吟(小楼连苑横空)》 《减字木兰花·天涯旧恨》 《临江仙(二之一)》 《纳凉》 《好事近·梦中作》 《河传(二之一)》 《虞美人(高城望断尘如雾)》 《减字木兰花(天涯旧恨)》 《江城子(三之三)》 《临江仙(千里潇湘挼蓝浦)》 《摸鱼儿(重九)》 《念奴娇》 《如梦令(池上春归何处)》 《满庭芳(红蓼花繁)》 《醉桃源(碧天如水月如眉)》 《虞美人(三之三)》 《夜游宫》 《江城子·南来飞燕北归鸿》 《念奴娇(赤壁舟中咏雪)》 《钗头凤(别武昌)》 《秋日三首》 《浣溪沙(锦帐重重卷暮霞)》 《虞美人·碧桃天上栽和露》

鹊桥仙·纤云弄巧译文及注释

译文纤薄的云彩在天空中变幻多端,天上的流星传递着相思的愁怨,遥远无垠的银河今夜我悄悄渡过。在秋风白露的七夕相会,就胜过尘世间那些长相厮守却貌合神离的夫妻。共诉相思,柔情似水,短暂的相会如梦如幻,分别之时不忍去看那鹊桥路。只要两情至死不渝,又何必贪求卿卿我我的朝欢暮乐呢。

注释纤云:轻盈的云彩。弄巧:指云彩在空中幻化成各种巧妙的花样。飞星:流星。一说指牵牛、织女二星。银汉:银河。迢迢:遥远的样子。暗度:悄悄渡过。金风玉露:指秋风白露。李商隐辛未七夕》:“由来碧落银河畔,可要金风玉露时”。忍顾:怎忍回视。朝朝暮暮:指朝夕相聚。语出宋玉高唐赋》。

鹊桥仙·纤云弄巧英译

Fairy of the Magpie Bridgeby Qin Guan(1049-1100)

Thin clouds are creating works delicate;Falling stars carry sorrows deep.Over the vast, vast Milky Way,Cowherd and Weaving Girl quietly meet.Meeting in such a clear and sweet autumn night,The rendezvous outshines many a worldly date.

Tenderness flows in the soul’s retreat;Sweet hours melt their hearts away.The short-lived Magpie Bridge is unbearable to see,For on the magpie-paved bridge parting comes in haste.Ah, so long as love keeps,What differs, missing each other day after day!

鹊桥仙·纤云弄巧赏析

  借牛郎织女的故事,以超人间的方式表现人间的悲欢离合,古已有之,如《古诗十九首·迢迢牵牛星》,曹丕的《燕歌行》,李商隐的《辛未七夕》等等。宋代的欧阳修张先柳永苏轼等人也曾吟咏这一题材,虽然遣辞造句各异,却都因袭了“欢娱苦短”的传统主题,格调哀婉、凄楚。相形之下,秦观此词堪称独出机杼,立意高远。

  这是一首咏七夕的节序词,起句展示七夕独有的抒情氛围,“巧”与“恨”,则将七夕人间“乞巧”的主题及“牛郎、织女”故事的悲剧性特征点明,练达而凄美。借牛郎织女悲欢离合的故事,歌颂坚贞诚挚的爱情。结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最有境界,这两句既指牛郎、织女的爱情模式的特点,又表述了作者的爱情观,是高度凝练的名言佳句。这首词因而也就具有了跨时代、跨国度的审美价值和艺术品位。 此词熔写景、抒情与议论于一炉,叙写牵牛、织女二星相爱的神话故事,赋予这对仙侣浓郁的人情味,讴歌了真挚、细腻、纯洁、坚贞的爱情。词中明写天上双星,暗写人间情侣;其抒情,以乐景写哀,以哀景写乐,倍增其哀乐,读来荡气回肠,感人肺腑。

  词一开始即写“纤云弄巧”,轻柔多姿的云彩,变化出许多优美巧妙的图案,显示出织女的手艺何其精巧绝伦。可是,这样美好的人儿,却不能与自己心爱的人共同过美好的生活。“飞星传恨”,那些闪亮的星星仿佛都传递着他们的离愁别恨,正飞驰长空。

  关于银河,《古诗十九首》云:“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盈盈一水间,近咫尺,似乎连对方的神情语态都宛然目。这里,秦观却写道:”银汉迢迢暗渡“,以”迢迢“二字形容银河的辽阔,牛女相距之遥远。这样一改,感情深沉了,突出了相思之苦。迢迢银河水,把两个相爱的人隔开,相见多么不容易!”暗渡“二字既点”七夕“题意,同时紧扣一个”恨“字,他们踽踽宵行,千里迢迢来相会。

  接下来词人宕开笔墨,以富有感情色彩的议论赞叹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一对久别的情侣金风玉露之夜,碧落银河之畔相会了,这美好的一刻,就抵得上人间千遍万遍的相会。词人热情歌颂了一种理想的圣洁而永恒的爱情。“金风玉露”用李商隐《辛未七夕》诗:“恐是仙家好别离,故教迢递作佳期。由来碧落银河畔,可要金风玉露时。”用以描写七夕相会的时节风光,同时还另有深意,词人把这次珍贵的相会,映衬于金风玉露、冰清玉洁的背景之下,显示出这种爱情的高尚纯洁和超凡脱俗。

  “柔情似水”,那两情相会的情意啊,就象悠悠无声的流水,是那样的温柔缠绵。“柔情似水”,“似水”照应“银汉迢迢”,即景设喻,十分自然。一夕佳期竟然象梦幻一般倏然而逝,才相见又分离,怎不令人心碎!“佳期如梦”,除言相会时间之短,还写出爱侣相会时的复杂心情。“忍顾鹊桥归路”,转写分离,刚刚借以相会的鹊桥,转瞬间又成了和爱人分别的归路。不说不忍离去,却说怎忍看鹊桥归路,婉转语意中,含有无限惜别之情,含有无限辛酸眼泪。 回顾佳期幽会,疑真疑假,似梦似幻,及至鹊桥言别,恋恋之情,已至于极。词笔至此忽又空际转身,爆发出高亢的音响:“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秦观这两句词揭示了爱情的真谛:爱情要经得起长久分离的考验,只要能彼此真诚相爱,即使终年天各一方,也比朝夕相伴的庸俗情趣可贵得多。这两句感情色彩很浓的议论,成为爱情颂歌当中的千古绝唱。它们与上片的议论遥相呼应,这样上、下片同样结构,叙事和议论相间,从而形成全篇连绵起伏的情致。这种正确的恋爱观,这种高尚的精神境界,远远超过了古代同类作品,是十分难能可贵的。

  这首词的议论,自由流畅,通俗易懂,却又显得婉约蕴藉,余味无穷。作者将画龙点睛的议论与散文句法与优美的形象、深沉的情感结合起来,起伏跃宕地讴歌了人间美好的爱情,取得了极好的艺术效果。

秦观简介

秦观(1049-1100)字少游、太虚,别号邗沟居士,高邮(今属江苏)人。少有才名,研习经史,喜读兵书。熙宁十年(1077),往谒苏轼于徐州,次年作《黄楼赋》,苏轼以为「有屈、宋姿」。元丰八年进士及第,授定海主簿,调蔡州教授。元祐三年(1088),应制科,进策论,除宣教郎、太学博士,校正秘书省书籍。六年,迁秘书省正字。预修《神宗实录》。时黄庭坚晁补之张耒亦在京师,观与同游苏轼之门,人称「苏门四学士」。绍圣元年(094),坐元祐党籍,出为杭州通判,再贬监处州(今浙江丽水)酒税。三年又因写佛书削秩徙郴州(今属湖南)。明年,编管横州(今广西横县)。元符元年(1098)再贬雷州(今广东海康)。徽宗即位,复宣德郎,允北归,途中卒于藤州(今广西藤县),年五十二。《宋史》、《东都事略》有传。存《淮海集》四十卷,另有《淮海词》单刻本。其诗、词、文皆工,而以词著称。词属婉约派,内容多写男女情爱,颇多伤感之作。秦观工诗词。词多写男女情爱,也颇有感伤身世之作,风格委婉含蓄,清丽雅淡。诗风与词风相近。秦观的《淮海词》基本上没有跳出相思离别题材的藩篱。但它是一部优美的抒情诗。于离情别绪之中,融入了身世之感,唱出了那个时代一位富有才情而又备受压抑的知识分子的痛苦和忧伤爱情词不同于过去偎红倚翠的艳词,《满庭芳》诸阕深含「恋恋故国」之情;《鹊桥仙》以金风玉露、柔情似水等审美意象,歌颂了纯洁真挚、地久天长的爱情。秦观词伤感色彩较浓,充满了愁苦凄恻、孤苦无告的苦闷。在艺术手法上,摄取了柳永词铺叙渲染、委曲尽致的优点。但写景言情,出以纯净之笔,形成清丽典雅的词风。秦观深谙音律,长于运思,能够准确地把握事物的突出特征,以鲜明的意象、致密的结构、精练的语言,构成一种凄迷幽婉的审美意境。在艺术上力求创新,形成了独特的抒情个性。千百年来,一直被视为第一流的正宗婉约作家,以情辞兼胜的优美篇章在词史上卓然名家,对后代词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集评:近来作者,皆不及少游。如「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虽不识字人,亦知是天生好言语也。(晁无咎)子瞻辞胜乎情,耆卿情胜乎辞。辞情相称者,惟少游而已。(蔡伯世)今代词手,惟秦七、黄九耳,唐诸人不迨也。(陈后山)秦词专主情致,而少故实,譬如贫家美女,虽极妍丽丰逸,而终乏富贵态。(李易安)少游词虽婉美,然格力失之弱。(胡元任)秦少游词,体制淡雅,气骨不衰。清丽中不断意脉,咀嚼无滓,久而知味。(张叔夏)观词情韵兼胜,在苏黄之上。流传虽少,要为倚声家一作手。(《四库提要》)秦少游自是作手,近开美成,导其先路;远祖温、韦,取其神不袭其貌,词至是乃一变焉。然变而不失其正,遂令议者不病其变,而转觉有不得不变者。后人动称秦、柳,柳之视秦,为之奴隶而不足者,何可相提并论哉!(陈廷焯《白雨斋词话》)

名句类别

抒情」 「人生」 「节日

编者注:本文提供了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鹊桥仙·纤云弄巧拼音版 秦观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