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来不寄一行书寻常相见了,犹道不如初上一句 下一句

出自宋朝晁冲之的《临江仙·忆昔西池池上饮
原文翻译:
忆昔西池池上饮,年年多少欢娱。别来不寄一行书。寻常相见了,犹道不如初。
安稳锦屏今夜梦,月明好渡江湖。相思休问定何如。情知春去后,管得落花无。
临江仙·忆昔西池池上饮拼音版
yì xī xī chí chí shàng yǐn ,nián nián duō shǎo huān yú 。bié lái bú jì yī háng shū 。xún cháng xiàng jiàn le ,yóu dào bú rú chū 。
ān wěn jǐn píng jīn yè mèng ,yuè míng hǎo dù jiāng hú 。xiàng sī xiū wèn dìng hé rú 。qíng zhī chūn qù hòu ,guǎn dé luò huā wú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晁冲之的诗词大全

《临江仙(忆昔西池池上饮)》 《感皇恩·寒食不多时》 《感皇恩·寒食不多时》 《传言玉女》 《临江仙·忆昔西池池上饮》 《汉宫春·梅》 《临江仙·忆昔西池池上饮》 《如梦令(墙外辘轳金井)》 《上林春慢》 《春日·阴阴溪曲绿交加》 《汉宫春(潇洒江梅)》

临江仙·忆昔西池池上饮译文及注释

译文回忆当年在西池池上宴饮,每天该有多少的快乐和幸福。可自从分手之后,相互间也不再寄信捎书。即使像往常那样相见,相互间也冷冷淡淡,不可能再像当初。安好枕头,铺好锦被,今夜要在梦中趁着月明而渡江过湖,去与那些隔绝的好友会晤。尽管相互相思也不要问近况何如,因为明明知道春天已经过去,哪里还顾得上花落叶枯。

注释① 西池:指北宋汴京金明池。当时为贵族游玩之所。② 寻常:平时,平常。③ 安稳:布置稳当。锦衾:锦缎被子。④ 何如:问安语。⑤ 情知:深知,明知。

临江仙·忆昔西池池上饮英译

CHAO Chongzhi – Lyrics to the Linjiang Narcissi

Recollections of the West Pond come to me, how we drank in the pond,Year after year, how we had many a joyful moment.Since our parting, you have not so much as sent my way a note,When we do come across each other on occasions,I cannot even sense goodwill that a new acquaintance usually holds.

I've prepared a bed of embroidered quilt hoping for a good night's dream,So as to allow me to the rivers and lakes cross.In my wistfulness how could I consider where it would lead me towards?For I know once spring has gone,There is no one to prevent blossoms from drifting to their fall.

临江仙·忆昔西池池上饮简评

  此词以冲淡隐约的情致,抒写记忆中的欢娱以及追踪已逝的梦影而不得的怅惘之情。这是一首寄宴颇深,但文笔淡雅的小词,颇耐回味啊。

临江仙·忆昔西池池上饮赏析

  这是作者和旧游离别怀念往日汴京生活的词。

  首句“忆昔西池池上饮”,就点明了地址。西池即金明池,在汴京城西,故称西池,为汴京著名名胜,每逢春秋佳日,游客如云,车马喧阗,极为繁盛。作者回忆当年和朋友们在此饮酒,有多少欢娱的事值得回忆。晁冲之的从兄晁补之是“苏门四学士”(黄庭坚秦观张耒、晁补之)之一。晁冲之本人与苏轼苏辙及“四学士”不但在文学上互相来往,在政治上也很接近,属于所谓旧党体系。“昔”指的是宋哲宗元祐年间。这时旧党执政,晁冲之与“二苏”及“四学士”等常在金明池同游、饮酒。他们志趣相投,性情相近,欢聚一起,纵论古今,何等欢乐。

  种种乐事都浓缩在“多少”二字中了。至今回忆,无限留恋。但好景不常,随着北宋新旧党争的此伏彼起,他们的文期酒会也如云散烟消。“年年”也不是每年如此,只是指元祐元年(1086)至元祐八年(1093)这短短八年而已。元祐元年,哲宗初立,神宗母宣仁皇太后高氏临朝听政,以司马光为首的旧党上台,苏轼等人各有晋升。元祐八年,宣仁太后死,哲宗亲政,新党再度上台,章惇执政,排斥旧党。同年八月,苏轼被贬定州。哲宗绍圣元年,即元祐九年,“二苏”及“四学士”先后相继连续被贬。晁冲之虽只作了个承务郎的小官,也被当作旧党人物,被迫离京隐居河南具茨山(今河南密县东)。从此,当年的诗朋酒侣,天各一方,均遭困厄。晁冲之在隐居生活中对旧日的志同道合的朋友不能忘怀,时深眷念。朋友们已不能像往年一样在西池池上饮酒了,如果能凭鱼雁往来,互倾积愫,也可聊慰离怀。然而不能够。

  “别来不寄一行书。”昔日朋友星离云散之后,竟然雁断鱼沉,连一行书也没有,意似责备朋友之无情,但这里的“不寄”似应理解为“不能寄”,因为这些被贬谪的人连同司马光一起大都被列入“元祐党籍”到了贬所,还要受到地方主管官员的监督。如再有结党嫌疑,还要追加罪责。在新党这种高压政策统治下,所谓旧党人物惟有潜身远祸,以求自保。哪里还敢书信往来,互诉衷肠,给政敌以口实呢?

  “寻常相见了,犹道不如初”。这两句似是假设语气,“寻常”不是指元祐九年以前,因为前三句已由过去的得意、聚合写到当时的失意、分离,在结构上似乎不致忽然插进两句倒过去又写聚合相见。这两句是说,像当时各人的政治处境来说,即使能寻常相见,但都已饱经风雨,成了惊弓之鸟,不可能像当初在西池那样纵情豪饮,开怀畅谈,无所顾忌了;只能谨小慎微地生活下去,以免再遭迫害。凡是受过政治风波冲击、饱经患难的人对此当有深刻体会。

  下片讲当时生活和心情。“安稳锦屏今夜梦,月明好渡江湖。”“安稳”二字颇有深意。经过了险恶的政治风波之后,作者感到只有在家居锦屏中才觉得安稳,没有风险,朋友既无由见面,又音信不通,那么,只有趁今夜月明,梦魂飞渡,跨过江湖,飞越关山,来一次梦游李白在梦游天姥时,不是曾说“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渡镜湖月”吗?只有梦,不受空间的限制,也不受政治的影响,可以自由飞渡。这说明一个遭受政治打击的善良的知识分子无可奈何的苦闷心情。

  “相思休问定何如。情知春去横素波而傍流,干青云而直上。语时事则指而可想,论怀抱则旷而且真。加以贞志不休,安道苦节,不以躬耕为耻,不以无财为病,自非大贤笃志,与道污隆,孰能如此乎?”后,管得落花无?”这是设想月夜梦中重逢的话。论理,久别重逢,应畅谈彼此别后景况,为什么反而“休问”?实在是因为彼此遭遇相同,处境相似,“同是天涯沦落人”(白居易琵琶行》),彼此互问情况,徒增伤感而已。春天已经过去了,落花命运如何,还管得着吗?春天,是借指政治上的春天,也就是旧党执政的元祐元年至元祐八年他们春风得意的这段时间。“落花”,比喻他们这些像落花一样遭受政治风雨摧残的故旧。用比喻手法,更觉形象鲜明。用问句作结,提出问题百不正面作答,将答案留给读者去作,意味尤为隽永。

  这首词由欢聚写到分离,由分离写到梦思,由梦中相见而不愿相问,归结到春归花落,不问自明。笔法层层转进,愈转愈深,愈深则愈令人感慨不已。内容伤感凄楚而情调开朗乐观,这是这首词的一大特色。

晁冲之简介

晁冲之(生卒年不详),字叔用,济州巨野(今属山东)人。晁补之从弟。尝从陈师道学诗,自称「九岁一门生」(《过陈无己墓》);又尝与王直方、江端本唱和,与吕本中交善,「相与如兄弟」(吕本中《东莱吕紫微师友杂志》)。名列《江西诗社宗派图》。举进士不第,授承务郎。后遭废,居具茨山下,人称具茨先生。政和间,为大晟府丞。词清丽自然,著有《晁具茨先生诗集》十五卷,近人赵万里辑有《晁叔用词》一卷。

名句类别

抒情

编者注:本文提供了别来不寄一行书寻常相见了,犹道不如初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临江仙·忆昔西池池上饮拼音版 晁冲之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