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上一句 下一句

出自清朝晏几道的《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
原文翻译: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拼音版
mèng hòu lóu tái gāo suǒ ,jiǔ xǐng lián mù dī chuí 。qù nián chūn hèn què lái shí 。luò huā rén dú lì ,wēi yǔ yàn shuāng fēi
jì dé xiǎo píng chū jiàn ,liǎng zhòng xīn zì luó yī 。pí pá xián shàng shuō xiàng sī 。dāng shí míng yuè zài ,céng zhào cǎi yún guī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晏几道的诗词大全

《生查子·狂花顷刻香》 《生查子·狂花顷刻香》 《菩萨蛮(江南未雪梅花白)》 《御街行·街南绿树春饶絮》 《鹧鸪天·小令尊前见玉箫》 《诉衷情(净揩妆脸浅眉)》 《浣溪沙(团扇初随碧簟收)》 《更漏子(出墙花)》 《玉楼春·雕鞍好为莺花住》 《清平乐·烟轻雨小》 《采桑子(宜春苑外楼堪倚)》 《南乡子(花落未须悲)》 《临江仙·斗草阶前初见》 《清平乐(留人不住)》 《浪淘沙(小绿间长红)》 《减字木兰花·留春不住》 《生查子·长恨涉江遥》 《鹧鸪天·九日悲秋不到心》 《减字木兰花(长杨辇路)》 《清平乐(暂来还去)》 《蝶恋花(金剪刀头芳意动)》 《清平乐(莲开欲遍)》 《清平乐(波纹碧皱)》 《破阵子(柳下笙歌庭院)》 《清平乐(双纹彩袖)》 《更漏子(槛花稀)》 《南乡子(新月又如眉)》 《长相思·长相思》 《泛清波摘遍》 《浣溪沙·二月春花厌落梅》 《浣溪沙(家近旗亭酒易酤)》 《采桑子(秋千散后朦胧月)》 《梁州令(莫唱阳关曲)》 《愁倚阑令(花阴月)》 《浣溪沙(二月和风到碧城)》 《长相思·长相思》 《浪淘沙(翠幕绮筵张)》 《木兰花(风帘向晓寒成阵)》 《采桑子(春风不负年年信)》 《留春令(画屏天畔)》 《采桑子(白莲池上当时月)》 《醉落魄(天教命薄)》 《采桑子(湘妃浦口莲开尽)》 《采桑子(谁将一点凄凉意)》 《浣溪沙(唱得红梅字字香)》 《蝶恋花(喜鹊桥成催凤驾)》 《木兰花(小颦若解愁春暮)》 《采桑子(高吟烂醉淮西月)》 《扑蝴蝶》 《喜团圆(危楼静锁)》 《生查子·关山魂梦长》 《南乡子·花落未须悲》 《南乡子(何处别时难)》 《菩萨蛮(鸾啼似作留春语)》 《菩萨蛮(相逢欲话相思苦)》 《清商怨(庭花香信尚浅)》 《清平乐·千花百草》 《浣溪沙·闲弄筝弦懒系裙》 《浣溪沙(日日双眉斗画长)》 《鹧鸪天·九日悲秋不到心》 《清商怨·庭花香信尚浅》 《胡捣练(小亭初报一枝梅)》 《蝶恋花·笑艳秋莲生绿浦》 《蝶恋花·醉别西楼醒不记》 《采桑子(日高庭院杨花转)》 《蝶恋花·醉别西楼醒不记》 《谒金门(溪声急)》 《浣溪沙(闲弄筝弦懒系裙)》 《临江仙(斗草阶前初见)》 《思远人(红叶黄花秋意晚)》 《生查子(坠雨已辞云)》 《鹧鸪天·当日佳期鹊误传》 《阮郎归·天边金掌露成霜》 《蝶恋花(醉别西楼醒不记)》 《秋蕊香·池苑清阴欲就》 《阮郎归(天边金掌露成霜)》 《蝶恋花·笑艳秋莲生绿浦》 《临江仙(淡水三年欢意)》 《更漏子·柳丝长》 《阮郎归·旧香残粉似当初》 《浣溪沙(莫问逢春能几回)》 《好女儿(绿遍西池)》 《采桑子(红窗碧玉新名旧)》 《南乡子(眼约也应虚)》 《木兰花(阿茸十五腰肢好)》 《采桑子(心期昨夜寻思遍)》 《生查子(春从何处归)》 《浣溪沙(飞鹊台前晕翠蛾)》 《生查子(落梅庭榭香)》 《南乡子(渌水带青潮)》 《减字木兰花(长亭晚送)》 《采桑子(昭华凤管知名久)》 《更漏子·柳丝长》 《蝶恋花·初捻霜纨生怅望》 《鹧鸪天·守得莲开结伴游》 《鹧鸪天·手捻香笺忆小莲》 《采桑子(年年此夕东城见)》 《菩萨蛮(香莲烛下匀丹雪)》 《凤孤飞》 《生查子(轻轻制舞衣)》

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注释及译义

译义梦醒时觉得人去楼空为孤寂困锁,酒醉醒来但见门帘低低下垂。去年春天离别的愁恨滋生恰巧又在此时。她想起凋残的百花中独自凝立,霏霏细雨里燕子双双翱飞。记得与歌女小苹初次相见,她穿着两重心字香熏过的罗衣。通过琵琶的弹奏诉说出自己的相思。当初曾经照着小苹归去的明月仍在眼前,而小苹却已不见。

注释这两句眼前实景,“梦后”“酒醒”互文,犹晏殊踏莎行》所云“一场秋梦酒醒时”;“楼台高锁”,从外面看,“帘幕低垂”,就里面说,也只是一个地方的互文,表示春来意与非常阑珊。许浑客有卜居不遂薄游汧陇因题》:“楼台深锁无人到,落尽春风第一花。“却来:又来,再来。“去年春恨“是较近的一层回忆,独立花前,闲看燕子,比今年的醉眠愁卧,静掩房栊意兴还稍好一些。郑谷杏花》:”小桃初谢后,双燕却来时。“”独立“与双燕对照,已暗逗怀人意。《五代诗话》卷七引翁宏宫词》”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翁诗全篇见《诗话总龟》前集卷十一。)此篇盖袭用成语,但翁作不出名,晏句却十分煊赫。这里也有好些原因:(一)乐府向例可引用诗句,所谓”以诗入乐“,如用得浑然天成,恰当好处,评家且认为是一种优点。(二)诗词体性亦不尽同,有用在诗中并不甚好,而在词中却很好的,如前录晏殊的”无可奈何“”似曾相识“一联(见72页晏殊《浣溪沙》注⑴)。(三)优劣当以全篇论,不可单凭摘句。以下直到篇末,是更远的回忆,即此篇的本事。小萍,当时歌女名。汲古阁本《小山词》作者自跋:“始时沈十二廉叔,陈十君宠家,有莲鸿苹云,品清讴娱客。每得一解,即以草授诸儿。“小莲、小萍等名,又见他的《玉楼春》词中。心字罗衣:未详。杨慎《词品》卷二:“心字罗衣则谓心字香薰之尔,或谓女人衣曲领如心字。“说亦未必确。疑指衣上的花纹。”心“当是篆体,故可作为图案。”两重心字“,殆含”心心“义。李白宫中行乐词》八首之一:”山花插鬓髻,石竹绣罗衣“,仅就两句字面,虽似与本句差远,但太白彼诗篇末云:”只愁歌舞散,化作彩云飞“,显然为此词结句所本,则”罗衣“云云盖亦相绾合。前人记诵广博,于创作时,每以联想的关系,错杂融会,成为新篇。此等例子正多,殆有不胜枚举者。此书注释,只略见一斑而已。彩云比美人江淹《丽色赋》:“其少进也,如彩云出崖。“其比喻美人之取义仍从《高唐赋》”行云“来,屡见李白集中,如《感遇》四首之四”巫山赋彩云“、《凤凰曲》”影灭彩云断“及前引《宫中行乐词》。白居易简简吟》:”彩云易散琉璃脆。“本篇”当时明月“”曾照彩云“,与诸例均合,寓追怀追昔之意,即作者自跋所云。

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英译

Riverside Daffodils

Awake from dreams, I find the locked tower high;Sober from wine, I see the curtain hanging low.As last year spring grief seems to grow.Amid the falling blooms alone stand I;In the fine rain a pair of swallows fly.

I still remember when I first saw pretty Ping,In silken dress embroidered with two hearts in a ring,Revealing lovesickness by touching pipa’s string.The moon shines bright just as last year;It did see her like a cloud disappear.

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鉴赏

  这首词抒发作者对歌女小苹怀念之情。据他在《小山词·自跋》里说:“沈廉叔,陈君宠家有莲、鸿,苹、云几个歌”晏每填一词就交给她们演唱,晏与陈、沈“持酒听之,为一笑乐”晏几道写的词就是通过两家“歌儿酒使,俱流传人间”,可见晏跟这些歌结下了不解之缘。他有一首这样的《燕子欲归时节拼音版翻译">破阵子》。柳下笙歌庭院,花间姊妹秋千。记得青楼当日事,写向红窗夜月前,凭伊寄小莲。绛腊等闲陪泪,吴蚕到老缠绵,绿鬓能供多少恨,未肯无情比断弦,今年老去年。可见,这首《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不过是他的好多怀念歌女词作中的一首。比较起来,这首《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更有其独到之处。

  《临江仙》共四层: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为第一层。这两句首先给人一种梦幻般的感觉。如不仔细体味,很难领会它的真实含义。其实是词人用两个不同场合中的感受来重复他思念小苹的迷惘之情。由于他用的是一种曲折含蓄,诗意很浓的修词格调。所以并不使人感到啰嗦,却能更好地帮助读者理解作者的深意。如果按常规写法,就必须大力渲染梦境,使读者了解词人与其意中人过去生活情状及深情厚谊。而作者却别开生面,从他笔下迸出来的是“梦后楼台高锁”。即经过甜蜜的梦境之后,含恨望着高楼,门是锁着的,意中人并不真的在楼上轻歌曼舞。作者不写出梦境,让读者去联想。这样就大大地增加了词句的内涵和感染力。那么“梦”和“楼”有什么必然联系呢?只要细心体味词中的每一句话,就会找到答案。这两句的后面不是紧接着“去年春恨却来时……”么?既然词人写的是“春恨”,他做的必然是春梦了。回忆梦境,却怨“楼台高锁”,那就等于告诉读者,他在梦中是和小苹歌舞于高楼之上。请再看晏几道的一首《清平乐》:幺弦写意,意密弦声碎。书得凤笺无限事,却恨春心难寄。卧听疏雨梧桐,雨余淡月朦胧,一夜梦魂何处?那回杨叶楼中。这首词虽然也没有写出梦境,却能使读者联想到,这是多么使人难以忘怀的梦境呀!以上所谈是词人第一个场合的感受。另一个场合的感受是:“酒醒帘幕低垂”,在不省人事的醉乡中是不会想念小苹的,可是一醒来却见原来居住小苹的楼阁,帘幕低垂,门窗是关着的,人已远去,词人想借酒消愁,愁岂能消!

  “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三句为第二层。“去年”两字起了承前启后的作用。有了“去年”二字第一层就有了依据。说明两人相恋已久,刻骨铭心。下文的“记得”“当时”“曾照”就有了着落,把这些词句串联起来,整首词就成了一件无缝的天衣。遣词之妙,独具匠心!“却”字和李商隐夜雨寄北》中“却话巴山夜雨时”中的“却”字一样,当“又”字“再”字解。意思是说:去年的离愁别恨又涌上了心头。紧接着词人借用五代翁宏春残》“又是春残也,如何出翠帏?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的最后两句,但比翁诗用意更深。“落花”示伤春之感,“燕双飞”寓缱绻之情。古人常用“双燕”反衬行文中人物的孤寂之感。如:冯延已《醉桃源》“秋千慵困解罗衣,画梁双燕飞”就是其中一例。晏词一写“人独立”再写“燕双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为第三层。欧阳修好女儿令》“一身绣出,两重心字,浅浅金黄”。词人有意借用小苹穿的“心字罗衣”来渲染他和小苹之间倾心相爱的情谊,已够使人心醉了。他又信手拈来,写出“琵琶弦上说相思”,使人很自然地联想起白居易琵琶行》“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的诗句来,给词的意境增添了不少光彩。

  第四层是最后两句:“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这两句是化用李白宫中行乐词》“只愁歌舞散,化作彩云飞”。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编的《唐宋词选》把“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解释为“当初曾经照看小苹归去的明月仍在,眼前而小苹却已不见”,这样解释虽然不错,但似乎比较乏味。如果把这两句解释为“当时皓月当空,风景如画的地方,现在似乎还留下小苹归去时,依依惜别的身影”。这样会增加美的感受。像彩云一样的小苹在读者的头脑里,会更加妩媚多姿了。 把“在”字当作表示处所的方位词用,因为在吴系语中,“在”能表达这种意思。某处可说成“某在”。杨万里《明发南屏》“新晴在在野花香”。“在在”犹“处处”也,可作佐证。这首《临江仙》含蓄真挚,字字关情。词的上阕“去年春恨却来时”可说是词中的一枚时针,它表达了词人处于痛苦和迷惘之中,其原因是由于他和小苹有过一段甜蜜幸福的爱情。时间是这首词的主要线索。其余四句好象是四个相对独立的镜头(即1、梦后 2、酒醒 3、人独立 4、燕双飞),每个镜头都渲染着词人内心的痛苦,句句景中有情。

  下阕写词人的回忆。词人想到是“两重心字”的“罗衣”和“曾照彩云归”的地方,还有那倾诉相思之情的琵琶声。小苹的形象不仅在词人的心目中再现,就是今天的读者也不能不受到强烈的感染。字字情中有景,整篇结构严谨,情景交融,不失为我国古典诗词中的珍品。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

  上片起首两句,写午夜梦回,只见四周的楼台已闭门深锁;宿酒方醒,那重重的帘幕正低垂到地。

  “梦后”、“酒醒”二句互文,写眼前的实景,对偶极工,意境浑融。“楼台”,当是昔时朋游欢宴之所,而今已人去楼空。词人独处一室,在寂静的阑夜,更感到格外的孤独与空虚。

  去年春恨却来时。

  第三句转入追忆。“春恨”,因春天的逝去而产生的一种莫名的怅惘。“去年”二字,点明这春恨的由来已非一朝一夕的了。同样是这春残时节,同样恼人的情思又涌上心头。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写的是词人,一个人久久地站立庭中,对着飘零的片片落英;又见双双燕子,在霏微的春雨里轻快地飞去飞来。 “落花”、“微雨” ,本是极清美的景色,在本词中,却象征着芳春过尽,伤逝之情油然而生。

  燕子双飞,反衬愁人独立,因而引起了绵长的春恨,以至在梦后酒醒时回忆起来,仍令人惆怅不已。这种韵外之致,缠绵悱恻,令人流连忘返。“落花”二句,妙手天成,构成一个凄艳绝伦的意境。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

  过片是全词枢纽。“记得”,那是比“去年”更为遥远的回忆,是词人 “春恨”的原由。小苹,歌女名,是《小山词·自跋》中提到的 “莲、鸿、苹、云”中的一位。小晏好以属意者的名字入词,小苹就是他笔下的一个天真烂漫、娇美可人的少女。本词中特标出“初见”二字,用意尤深。梦后酒醒,首先浮现在脑海中的依然是小苹初见时的形象,当时她“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她穿着薄罗衫子,上面绣有双重的“心”字。此处的“两重心字”,还暗示着两人一见钟情,日后心心相印。

  琵琶弦上说相思。

  小苹也由于初见羞涩,爱慕之意欲诉无从,唯有借助琵琶美妙的乐声,传递胸中的情愫。弹者脉脉含情,听者知音沉醉, “琵琶”句,既写出小苹乐技之高,也写出两人感情上的交流已大大深化,也许已经无语心许了。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结拍两句不再写两人的相会、幽欢,转而写别后的思忆。

  词人只选择了这一特定情境:在当时皎洁的明月映照下,小苹,像一朵冉冉的彩云飘然归去。彩云,借以指美丽而薄命的女子,亦暗示小苹歌妓的身分。

  结两句因明月兴感,与首句“梦后”相应。如今之明月,犹当时之明月,可是,如今的人事情怀,已大异于当时了。梦后酒醒,明月依然,彩云安在?在空寂之中仍旧是苦恋,执着到了一种“痴”的境地。

晏几道简介

晏几道(约1048-1118,一说约1030─1106)北宋词人。字叔原,抚州临川(今属江西)人。宰相晏殊的幼子,一生落拓不得志。宋神宗熙宁七年(1074),郑侠上书请罢新法,获罪下狱。在郑侠家中搜得晏几道的赠诗,中云:「春风自是人间客,主张繁华得几时。」遂被牵连下狱。元丰五年(1082)监颍昌许田镇。由于怀才不遇,「陆沉于下位」,晚年甚至弄得衣食不济。黄庭坚在《小山词序》中说:「叔原,固人英也。其痴亦自绝人……仕宦连蹇而不能一傍贵人之门,是一痴也;论文自有体而不肯一作新进士语,此又一痴也;费资千百万,家人寒饥而面有孺子之色,此又一痴也;人百负之而不恨,己信人终不疑其欺己,此又一痴也。」可见他的思想和性格。词风逼近乃父,但成就更高。由于社会地位和人生遭遇的不同,词作的思想内容比晏殊词深刻得多。其中有不少同情歌妓舞女命运、歌颂她们美好心灵的篇章。也有关于个人情事的回忆和描写。通过个人遭遇的昨梦前尘,抒写人世的悲欢离合,笔调感伤,凄婉动人。在有些作品中,表现出不合世俗、傲视权贵的态度和性格。《小山词》是具有鲜明个性抒情诗。工于言情,但很少尽情直抒,多出之以婉曲之笔,较之晏殊的词沉郁顿挫。在小令的技法上也有所发展,日臻纯熟。《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鹧鸪天·彩袖殷勤捧玉钟》等是脍炙人口的名篇。前人对《小山词》的评价甚高。冯煦在《宋六十一家词选例言》中说:「淮海、小山,古之伤心人也。其淡语皆有味,浅语皆有致,求之两宋,实罕其匹。」

名句类别

抒情

编者注:本文提供了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拼音版 晏几道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