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风景元无异,城郭人民半已非上一句 下一句

出自清朝文天祥的《金陵驿二首·其一
原文翻译:
草合离宫转夕晖,孤云飘泊复何依!
山河风景元无异,城郭人民半已非
满地芦花和我老,旧家燕子傍谁飞?
从今别却江南路,化作啼鹃带血归。
金陵驿二首·其一拼音版
cǎo hé lí gōng zhuǎn xī huī ,gū yún piāo bó fù hé yī !
shān hé fēng jǐng yuán wú yì ,chéng guō rén mín bàn yǐ fēi
mǎn dì lú huā hé wǒ lǎo ,jiù jiā yàn zǐ bàng shuí fēi ?
cóng jīn bié què jiāng nán lù ,huà zuò tí juān dài xuè guī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文天祥的诗词大全

《念奴娇(水天空阔)》 《沁园春·题潮阳张许二公庙》 《过零丁洋》 《满江红(试问琵琶)》 《南安军》 《正气歌》 《满江红·和王夫人满江红韵以庶几後山妾薄命之意》 《回董提举中秋请宴启》 《酹江月(乾坤能大、算蛟龙)》 《扬子江》 《正气歌》 《金陵驿二首·其一》 《过零丁洋》 《酹江月(南康军和苏韵)》 《金陵驿二首·其一》 《回董提举中秋请宴启》 《满江红(又捱过、几番秋色)》 《除夜》 《齐天乐(庆湖北漕知鄂州李楼峰)》 《端午即事》 《齐天乐(甲戌湘宪种德堂灯屏)》 《满江红·代王夫人作》 《正气歌并序(天地有正气)》 《沁园春(为子死孝,为臣死忠)》 《过零丁洋(辛苦遭逢起一经)》 《酹江月·和友驿中言别》 《端午即事》 《扬子江》 《酹江月·和友驿中言别》 《南安军》 《满江红·和王夫人满江红韵以庶几後山妾薄命之意》 《满江红·代王夫人作》

金陵驿二首·其一译文及注释

译文草合离宫转夕晖:夕阳下那被野草覆盖的行宫,孤云飘泊复何依:自己的归宿在哪里啊?山河风景元无异:祖国的大好河山和原来没有什么不同,( “元”,同"原"。)城郭人民半已非:而人民已成了元朝的臣民.。满地芦花和我老:满地的芦苇花和我一样老去,旧家燕子傍谁飞:人民流离失所,国亡无归。从今别却江南路:现在要离开这个熟悉的老地方了,化作啼鹃带血归:从此以后南归无望,等我死后让魂魄归来吧!

注释金陵:今江苏南京。驿:古代官办的交通站,供传递公文的人和来往官吏休憩的地方。这里指文天祥抗元兵败被俘,由广州押往元大都路过金陵.草合:草已长满。离宫:即行宫,皇帝出巡时临时居住的地方。金陵是宋朝的陪都,所以有离宫。啼鹃带血:用蜀王死后化为杜鹃鸟啼鹃带血的典故‘暗喻北行以死殉国,只有魂魄归来。旧家燕子:引用刘禹锡乌衣巷》“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一句含义。别却:离开。

金陵驿二首·其一赏析

  本诗写于1279年的深秋,此时,南宋政权覆亡已半年有余,金陵(今南京)亦被军元军攻破四年之多。诗人战败不幸被俘,在被送往大都(今北京)的途中经过金陵,抚今思昨,触景生情,留下了这首沉郁苍凉寄托亡国之恨的著名诗篇。

  “草合离宫转夕晖,孤云飘泊复何依?”夕阳落照之下,当年金碧辉煌的皇帝行宫已被荒草重重遮掩,残状不忍目睹。不忍目睹却又不忍离去,因为它是百年故国的遗迹,大宋政权的象征,看到她,就好像看到了为之效命的亲人,看到了为之奔走的君王。 “草合离宫”与“孤云漂泊”相对,则道出国家与个人的双重不幸,染下国家存亡与个人命运密切相关的情理基调。“转夕晖”之“转”字用得更是精妙到位,尽显状元宰相的艺术风采:先是用夕阳渐渐西斜、渐渐下落之“动”反衬诗人久久凝望、久久沉思之“静”,进而与“孤云飘泊复何依”相照应,引发出诗人万里长江般的无限悲恨,无限怅惘。一个处境悲凉空怀“恨东风不借、世间英物”复国壮志爱国者的形象随之跃然纸上。

  “山河风景元无异,城郭人民半已非。”山河依旧,可短短的四年间,城郭面目全非,人民多已不见。“元无异”“半已非”巨大反差的设置,揭露出战乱给人民群众带来的深重灾难,反映出诗人心系天下兴亡、情关百姓疾苦的赤子胸怀,将诗作的基调进一步渲染,使诗作的主题更加突出鲜明。

  “满地芦花和我老,旧家燕子傍谁飞?” “满地芦花”犹如遍地哀鸿,他们之所以白花如发和我一样苍老,是因为他们心中都深深埋着说不尽的国破恨、家亡仇、飘离苦。原来王谢豪门世家风光不再,燕子尚可“飞入寻常百姓家”,现在老百姓亡的亡,逃的逃,燕子们也是巢毁窝坏,到哪里去安身呢?拟人化的传神描写,给人以身临其境的感觉:诗人在哭,整个金陵也在哭,亦使悲凉凄惨的诗人自身形象更加饱满。

  “从今别却江南路,化作啼鹃带血归!”尽管整个金陵城都笼罩在悲凉的氛围中,我也不愿离她而去,因为她是我的母亲,我的挚爱。但元军不让我在此久留,肉体留不下,就让我的忠魂化作啼血不止、怀乡不已的杜鹃鸟归来伴陪您吧。本联与诗人《过零丁洋》里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可谓是异曲同工,旗帜鲜明地表达出诗人视死如归、以死报国的坚强决心。四年后,诗人受尽种种折磨和苦难,战胜种种诱惑和威胁,从容就义,用生命和鲜血践行了自己的誓言,在中华民族的爱国主义精神宝库中谱写了一曲永远鼓舞中华儿女的悲壮之歌、正气之歌。

文天祥简介

文天祥(1236-1283)初名云孙,字天祥,以字行,改字履善,又字宋瑞,号文山,吉水(今江西吉安)人。宝祐四年(1256)进士第一,授签书宁海军节度判官。理宗朝,历除江西提刑。咸淳六年(1270),除军器临,寻兼崇政殿说书,又兼学士院权直,忤贾似道,罢归家居。九年,除湖南提刑,差知赣州。德祐元年(1275),应诏勤王,尽出家资募兵至临安,出知平江府。是年底,签书枢密院事。二年,拜右丞相兼枢密使,辞相印不拜,使至元军营请和,被扣留北去,至镇江得脱。益王立,召至福州,拜右相,亦辞未拜。以枢密使、同都督诸路军马出江西。帝昺即位,授少保、信国公。是年底(1279年初),于广东海丰兵败被俘,押之大者,囚禁数年。至元十九年(1282)十二月初九日(1283年1月9日),遇害于柴市。《宋史》有传。陈霆《渚山堂词话》卷二:「文文山词,在南宋诸人中,特为富丽。」陈廷焯《云韶集》卷九:「气极雄深,语极苍秀。其人绝世,词亦非他人所能到。」刘熙载《艺概》卷四:「文文山词有『风雨如晦,鸡鸣不已』之意,不知者以为变声,其实乃变之正也。故词当合其人之境地以观之。」王国维人间词话》:「文文山词,风骨甚高,亦有境界。远在圣与、叔夏、公谨诸人之上。」诗歌创作以德祐之变为界,分为前后两期。前期多为应酬之作。后期诗歌记述了他抗元斗争的艰若历程。所谓《指南录》、《指南后录》,集名出自诗句「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肯休」。其中《正气歌》、《二月六日海上大战》、《南安军》、《除夜》、《过零丁洋》、《金陵驿》、《扬子江》等,都是气贯长虹、感人至深的名篇。《正气歌》作于就义前一年,热情地歌颂了古代为正义而斗争的志士,表示自己在任何环境下都要坚持民族气节的顽强意志,直叙而下,一如正气运行,不尚雕饰而大气包举,感情真挚而强烈。《过零丁洋》是他被俘后经过零丁洋写的。是回答汉奸、元军元帅张弘范的。诗中痛切地诉说了民族的和个人的艰危遭遇,表达自己为国家社稷捐躯的决心。「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千百年来,激励过成千上万为国家民族的利益、为正义事业而斗争的人们。这些诗歌表现了作者崇高的爱国主义精神,忠愤慷慨,苍凉悲壮,堪称诗史。文章以《指南录后序》最有名。记述了出使元营被拘得以脱险的经过,虽以叙事为主,但饱含着强烈的抒情性,气势磅礴,基调悲壮。文天祥也有词作传世,虽只几首,但风骨甚高,如被囚期间写的《酹江月》等,激越沉痛。所著《文山先生全集》20卷。其词今传《文山乐府》。

名句类别

抒情

编者注:本文提供了山河风景元无异,城郭人民半已非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金陵驿二首·其一拼音版 文天祥简介。